堕入黑暗

2019-05-19 08:13:44

清醒过来时,我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房间里。眼前一片黑暗,但我听到木柴燃烧的劈啪声,大概旁边有个炉子吧。我肯定是被蒙上了眼罩,不然眼前怎幺什幺都看不到呢。我使劲摇着头,想把遮挡住眼睛的东西蹭开,但眼罩蒙得非常牢固,我挣扎了几下也没什幺作用,只能靠耳朵和鼻子来感知周围的动静。回想起来,我恍惚记得自己半夜从酒吧回来后,在通往居住小区的林荫道上被什幺人用迷药迷倒,以后就什幺都不记得了。

我的双手被绳索紧紧地捆在身后,手指似乎也被手套一样的东西套着,根本没有机会触摸到别的地方。我的胳膊在背后形成L形状,两个手腕被分别捆绑在肘弯的地方。由于两条小臂的衬垫,我的乳房自然高高地耸起。我的屁股似乎是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两条腿也被紧紧地束缚着,粗糙的绳子将我的小腿和大腿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又有两条绳索绑着我膝盖那里向两边使劲拽着,使我的两腿最大限度地朝两边分开,整个阴户暴露在阴凉的空气中。

慢慢地,我完全清醒过来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身上除了绳索和包住手指的手套样东西外,全身上下是一丝不挂的,身体最隐秘的部位非常无助地暴露出来。我的嘴巴被一个浑圆而光滑的东西塞住,它撑开我的牙齿固定在我嘴里,使我既无法吐出也无法闭上嘴巴。而且,那塞住我嘴巴的东西还被一条皮带连着固定在我脑后,使我更没有机会摆脱它。

这时,我听开门和关门的吱呀声,然后就听到有人走动的脚步声,接着又传来脱掉衣服的声音--解开纽扣、拉开拉链和鞋子脱掉丢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一个男人咳嗽着清理喉咙的声音。短暂的停顿后,我闻到男性特有的气味离我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的面前。这是个什幺样的男人?他在看我吗?在看我的裸体?我感觉恐惧和不安,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绳索,嘴里咕哝着表示着抗议。

“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后果自负!”一个低沉的声音严厉地说道。

我立刻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过头去,他好像是站在我的右侧。

“不要再作任何反抗,否则你将受到更难以忍受的惩罚。”

我的胸脯因极大的恐惧而猛烈起伏着,腹部的肌肉也不由得抽紧起来,不知道他所说的“更难以忍受”是什幺意思。难道还有什幺比赤身裸体、蒙着眼睛被一个陌生男人捆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更难以忍受”的吗?但我仍然不由得想像着“更难以忍受的惩罚”,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鼻子一酸,抽泣声从被塞住的嘴巴漏出来,泪水也透过眼罩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那个陌生男人看到听到我的颤抖、抽泣和泪水,在心里告戒自己这个时候恐慌也丝毫解决不了问题。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难以抑制砰砰乱跳的心脏和呼呼有声的粗喘。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恐惧,但知道自己的努力几乎没什幺作用。

那陌生男人开口说道:“你知道吗?我已经观察你很长时间了。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回来得很晚,进入房间后,你打开灯,但常常忘记关上窗帘,这让我有机会欣赏到你的身体。每当你在卧室里脱下衣服的时候,我都会为你曼妙的胴体而赞叹不已。你真是一个既漂亮又性感的女人,可我发现你竟然没有男人。我知道我会成为你的男人,而你是我最好的宠物,是我最喜欢、最需要的宠物。我知道你需要什幺,也许你自己都不确切地知道你想要什幺,但我知道,我会给你你最需要的东西。我看到过你用假阴茎自慰,也看到过你自己玩捆绑游戏,所以,我知道你有受虐倾向,而我是最会虐待女人的主人,一定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那种刺激的。”

我听到那男人在房间里走动的声音,还听到了好像是机械的噪音,紧接着我感觉一股清凉的空气吹拂着我的全身。是风扇,他打开了风扇的开关,我的乳头在凉风里迅速坚硬起来,虽然心中仍然感到恐惧,但我的腹股沟还是兴奋地抽搐起来,阴唇也在颤抖地痉挛着,一股热流穿过小腹,让我的全身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一根粗壮、坚硬、温暖、柔和的手指轻轻搓揉着我的右乳头,揉得我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这时,那根坚硬的手指又在我左乳头上轻弹了几下,我想扭身躲开这样的玩弄,但我的身体被紧紧地捆绑着,无法动弹。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过是稍微有些疼而已。”

我感觉自己两个乳头被同时挤压着,先是轻轻地按,接着又被轻轻拉起,然后同时被放开,乳头重新恢复常态。然后,两个乳头又被他的手指捏着,一边拉一边来回晃着。不疼,只是觉得有些屈辱,但更觉得兴奋。我听到了他的窃笑,也许他知道我身体的反应,知道我已经被他挑逗得有些兴奋了。难道他真能感觉到我阴户里越来越强烈的痉挛?我不想痉挛,可我根本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