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妈妈我爱你(13)【完】

2019-07-08 00:25:26
:viewthread.php?tid=4890539&page=1#pid91972852 字数:10668



续.妈妈我爱妳 十三

作者:柏油路 2014/07/03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本来是预计六月底贴出这篇的,不过因为六月初小弟的电脑在当机与自动重 开中不停轮迴,等到小弟修好六月都已经过了一半了……再加上写了一大半后小 弟才发现里头有时间设定上的错误,最后只好全部砍掉重写……搞得小弟也快变 得跟小路一样有精神分裂了……(目死

***********************************

因为小雅阿姨的那句话,我翻转了整晚还是没有睡意……

天色渐亮,我却不想起床,转头看着躺在一旁的妈妈。大概是昨天跟文森玩 了一晚的关係,妈妈还熟睡着,侧着身对着我,平静安稳地轻鼾着。

看着从妈妈宽鬆的睡衣里露出的半边乳房,我帮她把肩带给轻轻拉上后,顺 手将被子盖回她的身上。

『都已经这幺晚了还不回家……八成是跟哪个男人去野了吧?』

『才不会!』我用力敲自己的脑袋反驳着。『妈妈……妈妈她……才不是那 种女人……』

之后,约半个小时。

「哎呀,糟糕,妈妈睡过头了!」妈妈慌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快速地折好 被子后,用手梳理着自己被枕头压乱的秀髮。 「没关係啦,我已经弄好早餐了。」我说,一边将做好的三明治端上餐桌。

「抱歉呢,这应该是妈妈要做的事才对。」妈妈苦笑着,顺手拿了个髮圈将 自己的头髮扎成马尾。

「刷好牙后就赶快来吃吧,记得要先量血糖喔。」

「是是是~我知道了~」妈妈继续苦笑,一付:我知道了的表情。

「对了……」「对了……」

妈妈刷牙时,似乎想起了什幺事,跟我异口同声地说起同一句话。

「妳先说……」我装做没事的咬了一口三明治,把说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

「也没什幺啦,我是想问,你昨晚是干了什幺好事啊?怎幺我一回来就闻到 整间房子都是一股怪味啊?」

「怪味?有吗?」我心虚地回答着妈妈,同时一边心想:该不会是昨晚跟小 雅阿姨做爱后留下的性交气味吧?

「当然有啊,整个房子里都是那股臭酸味,你怎幺会都没闻到?」妈妈抱怨 着,然后用手承了些水漱掉口中的牙膏泡沫。

『原来是说”那个”啊……』我喘了个气。「喔……那个喔,是小雅阿姨啦 ,我昨天不是有跟妳说过她来找妳去吃饭吗?」

「嗯,对啊。」

「后来她有带一些东西回来、说要给我们吃啊,可是在她要走的时候,突然 就吐在门口了咩。」我说,又想起昨晚的情形。「她好像喝了不少哩。」

「你是说”那一袋”吗?」妈妈指着我放在流理台的塑胶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齁……那明明就……明明就是她的呕吐物啊……你还留着干什幺啦!难怪 都是那个味道!」妈妈无奈地说着,跟着三步併做两步地将那包塑胶袋给丢进垃 圾桶里。

「我怎幺会知道~她拿给我,我就先收起来啊。」我摊开了双手,表示自己 也是莫可奈何。

「她给你大便的话你也收吗?真受不了你耶……」妈妈没好气地往我额头戳 了一下。「那你刚刚要说什幺?」

「喔……这个啦。」我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我同学说想要妳做这些动物 。」我把重新誊过的项目递给妈妈,不然我怕直接拿黄莉芬给的那张正本,她会 分辨不出上头到底写了些什幺东西。

「嗯……这幺多喔……可能要一些时间喔,有急着要吗?」妈妈看着纸条、 面有难色地问着。

「没有,什幺时候交件都可以,慢慢来就行了。」

「Ok,那等我吃完早餐就开始做好了,也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妈妈边说 边拿了份三明治往嘴边送,跟着仔细看着手里的纸条,似乎已经在脑中画设计图 了。

「那就交给妳啰,我出门上学了……」给妈妈一个吻后,我就套上鞋子出门 去了。

『为什幺不问……』

『不是要问她为什幺昨天那幺晚回来吗?』

『不是想知道她到底跟文森有没有去开房间吗?』

「妈妈她……打算当做什幺都没发生、就这样带过去吗……」我长长地叹了 口气。相较于看着头顶上那蓝得一望无际的天空,我的心里却渐渐地笼罩起了一 朵又一朵暗沉的灰云……

「干嘛啊,扳着一张脸是怎幺了吗?」到了学校之后,黄莉芬马上发现我的 不愉快、主动地跑到了我身旁问安。

「要妳管啊……」一如之前说过的原因,我趴在桌上、把自己埋进双臂里, 不想跟她说话。

「干嘛这样,人家是关心你耶。」黄莉芬摇了摇我的手,「有什幺困难可以 说出来啊,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妳管好妳自己就行了……走开好吗,拜託?」

「哎呦~不要酱嘛~我们不是朋友吗?是朋友就该互相帮忙呀~对不对?对 不对嘛~」黄莉芬完全无视我的拒绝,继续摇着我的手臂、娇声地说着。

「烦死啦!」我暴怒地站了起来,「妳听不懂中文是不是?一定要人大声是 不是?一定要人家生气是不是?」

黄莉芬因为我突然的举动而吓了好大一跳,有些吓傻的她沉默好了一会才说 着:「我……我知道了嘛……对、对不起……」然后起身跑回自己的座位后趴在 桌上轻轻地啜泣了起来。

「齁齁……你是吃了炸弹喔?这幺生气?」在我身后的志豪说着,淡定地边 说边吃着手中的蛋饼。

「谁叫她,都跟她说不要吵了,还一直在那边闹……」 「这幺做不好吧~她不是你的客户吗?」

「噗!拜託,还客户勒,讲得好像我在做特种行业一样。」我轻轻推了志豪 的肩头一把并吐槽地说着。「要是不高兴的话就退我单啊,反正我又不会因为她 订了那几只娃娃就变得比较有钱。」

「这幺说也是~」志豪挑起眉说着,然后又吃了一口蛋饼。

「我觉得……你应该去跟她道个歉比较好……」不知道什幺时候出现的,连 晓芳突然从一旁冒了出来,「男生应该大方一点才是……」

「唉呦喂!麻烦下次先出个声好不好……差点被妳吓死……」我差点从椅子 上跳起来,连忙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着。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连晓芳急忙对我鞠躬道歉,不过当她 一弯下腰、把头髮盖上脸后,又变得更像贞子了。

「我想……莉芬她……只是关心你……没有恶意的。」连晓芳说着,然后推 了推脸上的那副大眼镜。「所以……是不是可以……去安慰她一下?」

「蛤?为什幺啊?所以现在变成是我的错就对了?」

「没错。」「没错。」连晓芳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连志豪都这幺说。

「啧……烦耶……好啦好啦,我道歉就是了,真是麻烦死了……」我搔了搔 后脑、一付不耐烦的样子来到了黄莉芬的座位旁。

「喂……喂……」跟刚刚的情形相反,我推了推黄莉芬的手臂,「刚刚…… 是我不好……我不该那幺大声对女生说话……是我的错……对不起。」

黄莉芬抬起头,双颊还挂着泪痕。「没关係……我也有错……」

「所以……我们没事了?」我问,然后伸出手。

「嗯,没事~」黄莉芬握着我的手笑了出来。「不过,娃娃要算我便宜一点 喔!」

「呿!就知道妳在打歪主意!」我赶紧抽回手臂。

「活该!谁叫你要弄哭人家!」黄莉芬吐着舌头说着。

「所以现在是变成我的错就对了?」

晚餐时,我把今天在学校的事跟妈妈说,希望她来评评理。「明明是她先来 烦我的耶!」

「不然呢?人家也只是关心你,干嘛这样大声吼人家啊?」妈妈苦笑着说, 然后顺势扒了一口饭送进自己的嘴里。

「啧,怎幺连妳也这幺说啊……」我不悦地用筷子敲着碗边,跟着大口大口 地吃着碗中的白饭。

「所以……这个是上次我们看到的那个女生吗?」妈妈问。

「上次?」我歪着头。「喔,不是,是另外一个。」

「呵呵呵,想不到我们家小路原来这幺有女人缘呢。」

「拜託喔,她长的很……抱歉好不好,她来关心我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看着妈妈,我若有所思地继续说着:「我只要妈妈一个就好了……」

「嘻,都已经这幺大了还这幺喜欢黏着妈妈呀?」妈妈苦笑着说着,但感觉 得出她很开心。

「对了……」妈妈话才说到一半,门口的电铃突然”叮咚”地轻脆响起。不 知道为什幺,在那一瞬间,妈妈的表情竟显得有些紧张。

「来了。」我离开饭桌去开门。原来是小雅阿姨,不同于昨晚的妖豔礼服, 今天的她一身轻便,只简单地在身上套了件粉红色T恤及一条七分牛仔裤,手中 拿了一个长条状、像是蛋糕礼盒的东西站在门口。

「阿……啊,姐姐好……」想到昨晚的事,我赶紧改口。

「咳……叫我阿姨就好了……」小雅阿姨大概也是跟我一样,尴尬地红着脸 、乾咳了两声后在我耳边悄悄说着:「昨晚的事……不用我说也知道不能告诉你 妈妈吧?」

「呃……嗯。」我轻轻点了点头。

「很好……」小雅阿姨用手轻抚了一下我的脸颊说着。

「小雅~怎幺突然过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小雅阿姨似乎还想说点什幺, 但一看到在我身后跟着走过来的妈妈后就收起了嘴巴。

「没有~只是想说昨天晚上给你儿子添麻烦了,所以我今天特地去买了蛋糕 来给你们吃。」小雅阿姨灿笑地说着。「这家很有名喔~我可是排了好久的队才 买到呢!而且重点是,他们家的蛋糕又不会太甜,妳也可以一起吃喔~」

「唉呀,哪有什幺麻烦!而且我们家小路又没干嘛,怎幺好意思让妳花钱啦 !」妈妈拍着我的肩头说着。「快进来吧,我去泡个茶给妳喝。」

「不用啦,我只是送蛋糕过来给你们而已,等一下还要去别的地方呢。」小 雅阿姨将手中的蛋糕礼盒推到我的手上。「好了好了,你们还在吃饭吧?快点进 去吧,掰掰~掰掰~」

「真的不要吗?好啦,那就谢谢啰~」妈妈说着,一边挥着手:「车子开慢 点呦~」

「知道啦~快进去吧~」小雅阿姨说,也跟着挥了挥手说再见。

「小雅也真是的~花钱买礼物还特地亲自过来呢。」关上门后,妈妈一边苦 笑着一边把蛋糕给放进冰箱里。

「妳刚刚……本来要说什幺?」回到饭桌前,我拿起吃到一半的饭碗这幺问 着妈妈。

「刚刚……?」妈妈把头歪了一边。「啊,对啦!」

「我是要跟你说,我们好像很久没有出去走走逛逛了,所以想说等你放假的 时候要不要一起去哪逛逛。」妈妈说着,脸上也泛起了暖暖的笑容。 「那个……可能不行耶,我之前已经跟同学约好了,最近要到他舅舅那里去 打工说……」

「蛤……怎幺这样啦……」妈妈失望地回答着。

「没办法啊,卖娃娃虽然有赚,但速度太慢了嘛……」我说,然后调整着自 己的坐姿。「我同学他舅舅那里给的薪水很不错,而且工作也轻鬆,所以才想说 去做个一阵子看看咩。」

「……那好吧。」妈妈发闷地嘟起了嘴,「看来我只好一个人待在家做娃娃 了……」

「唉呦~干嘛那幺沮丧啦,想逛街的话等我下班后还是可以去啊。」我安慰 着妈妈说着,跟着站了起来、往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好了,快把饭吃了吧, 不然等一下妳又要低血糖了。」

「好嘛好嘛……」妈妈的嘴依旧翘得老高,心情似乎还是有点差。

而为了”补偿”妈妈,在我们吃完饭后,趁着妈妈洗碗的同时,我一把从她 的身后把她抱住:「妈……我们也好久没”那个”了耶……」

「唉呀……还不行啦……」妈妈转过身、拍掉我的手,「你忘了我才刚拿掉 小孩吗?医生说最少还要再等一个月呢……」

「蛤……还要那幺久喔……」我失望地说着,「之前刚怀孕时不能做,现在 拿掉了也不能做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再说,你都已经忍耐这幺久了,也不差这一个月 了吧……」妈妈抚着我的脸颊、怜惜地说着,「乖一点,等可以做了……到时你 想怎幺玩……都.可.以.呦~」

「噗,好啦……」我笑了出来,因为妈妈本来摸着脸颊的手,不知何时,已 经往我的肉棒上摸去。

「小坏蛋……鸡鸡翘这幺高是想做坏事吗?」妈妈边笑边解开了我的裤头, 在露出了肉棒后,用着双手轻柔地上下套弄着。

「嗯……妳说呢~」

「呵呵,那就说出来呀~想要我怎幺做呢?」

「帮……帮我吹……」

「呼~」妈妈明明知道我的意思,但只是调皮地在我的马眼上头吹了口气而 已。「这样?」

「不、不是啦……」我这才知道,原来要亲口说出下流的话原来是这幺地难 开口。「用……用嘴巴含着啦……」

「那~该用谁的嘴巴好呢~」

「用妈……妈妈的嘴……来含我的鸡鸡……」我说,脸颊也跟着热得发烫。 「呵呵呵,你还会害羞呢,真可爱……」在我的龟头上轻吻了一下后,妈妈 就直接地把我的肉棒给全送进嘴里,并灵活地操弄着自己的舌尖在上头刺激、挑 逗着。 而这时我也才恍然大悟,既然妈妈还不能做爱,那昨晚的一切,全都只是我 的庸人自扰罢了。

『我就说嘛……妈妈怎幺可能跟文森怎幺样……』我想,然后心情突然觉得 轻鬆了不少,跟着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什幺事这幺好笑?」见我突然笑了出来,妈妈这幺问。

「没有,妳舔得我的龟头好痒。」我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用手轻压着妈妈 的头后继续将肉棒送进她的口中。而看着妈妈熟练地不停将我的肉棒吞进又吐出 时,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那天的画面。

『妈妈那天也是这样亲吻着文森的老二吗……』 『跟我还有爸爸比起来……妈妈会比较喜欢文森的吗……』

『也许喔……女生不是都喜欢老二比较大的男生吗?』 「诶妈,我的老二算大的吗?」妄想到一半,我竟然真的开口问了妈妈。

「蛤……干嘛突然问这个啊?」妈妈困惑地皱起了眉头,跟着用着自己的手 当比例,「我怎幺知道啊,算吧?」

「那跟爸爸比呢?」我问,「文森呢?」 「神经喔你!干嘛突然在意这个啦!」妈妈在我的龟头上轻弹一下,「怎幺 ?你还在吃他的醋喔?」

「唉呦,不是啦……我……我只是……」

「我就知道!早知道就不跟你说了,是你说不会生气,我才把那天的事全都 老实告诉你耶。」妈妈边说边紧握起我的肉棒,「你可不要忘了,你自己也跟别 的女人做过呦……」

「唉呦……妳先听我把话说完嘛……」我急忙要妈妈先鬆手,「我是想说… …我只要一想到妳在舔别人的老二就会很兴奋啦……

老实说……之前每次带妳出门暴露的时候……我都会幻想妳被路过的陌生人 强暴……想到他们把一根又一根的肉棒插进妳的身体、把小穴穴里注了满满的精 液时……都会让我兴奋到一个不行……」

我小心地选择着每一个说出的字,除了希望不会激怒到妈妈外,一方面也想 ,要是妈妈不会因此而觉得反感的话,调教妈妈的进度又可以往前迈进了一步。

「……小变态。」妈妈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并朝我的大腿拍了一掌。「就这 幺喜欢看妈妈跟别人做爱喔!」

「耶……还挺喜欢的说。」我害羞地点了点头,「之前我们还住在家里时… …妳跟爸爸在客厅做爱的画面就可以让我硬上老半天了呢。」

「还有妳跟文森的那一次……」

「那次你又没看到!」妈妈娇嗔地抗议着,大概是也想到那天的事,她的脸 颊羞红地像颗熟透的苹果。 「唉呦,妳跟我说过呀,妳忘啦?而且就说是我的幻想了咩,当然是我想怎 幺想就怎幺想啊~」

「唉,原来在你的心中……妈妈是这幺一个淫蕩的女人啊……」听完我的话 ,妈妈突然地丧气了起来。

「齁,幻想而已啦!幻想!」我捧起妈妈的脸蛋,「我才捨不得妈妈跟别的 男人做爱……吧?」

「你看!你果然还是希望这样!」妈妈又朝我的大腿拍了一掌。

「唉呦,妳就知道妳儿子是变态咩……嘿嘿嘿。」我淫笑了一番,跟着把肉 棒又塞进妈妈的嘴里,「所以啰,变态的妈妈当然也要得要变态点才行啊~」

「多素泥在缩(都是你在说)……」妈妈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因为肉棒插 在嘴里的关係,说起话来也含糊不清的。

「诶妈……要是以后再有机会跟文森出去……妳还会跟他……那个吗?」对 于妈妈的答案我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突然感到一阵紧张、口乾舌燥地反覆吞着 口水。

「……」妈妈没有回答,专心地手口并用、帮我口交着。

「说嘛……还会吗,嗯?」

「汝裹(如果)……泥布绘声器的画(你不会生气的话)……」妈妈想了好 一会才继续说,「偶(我)……载烤绿瞰瞰(再考虑看看)……」

「……」结果这回轮到我沉默了。

『所以妈妈还是想跟文森……』

『干,你真的他妈的犯贱耶!爱问又爱嫉妒!』

『我……我只是希望妈妈说……』

『说?说什幺?她就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放屁!下药迷昏妈妈、让她给其他 男人姦淫的人是谁?说看她跟其他男人做爱会很兴奋的又是谁?不就是你这个王 八蛋?』

『我……我……我没有……』

『对!你没有!你根本就没有準备好!说到底,你跟表弟有什幺差别?再这 样下去,你跟他都一样、都只是把妈妈当成洩慾的工具!』

『工、工具?……我是这幺想的……吗?不,不对!妈妈是人!不是工 具!我喜欢她!我爱她!我有责任……代替爸爸照顾妈妈!』

我的脑袋突然清醒明白了。

在以前的那个家生活时,因为太过顺利而把一切都想成理所当然,所以对那 个时候的我来说,一直只把妈妈当成了”可以跟她性交的女人”。

妈妈是跟阿龙交换迷姦药的代价,是跟表弟交换彼此妈妈的等值物品,是让 我跟凤仪阿姨上床的手段……

而现在,爸爸离开我们了,我就是妈妈仅存的一切,那我当然就得代替爸爸 、好好照顾妈妈才行!

「怎模图南布缩画了(怎幺突然不说话了)?」妈妈问,担心地抬起了头, 「生气了?」

「生气?没有~我怎幺会生气呢,一想到妳跟文森做爱的画面就让我超~兴 奋的呢!」我故作镇定地说着。

「那就好……」妈妈微笑着,「你还记得吗?妈妈答应过你……什幺都要老 实跟你说对吧?」

「嗯……嗯。」妈妈的话突然让我有些不安,跟着点了点头。

「其实……文森他……昨晚在送我回家前有问我……希望我可以再陪他一起 出去吃饭看电影……我一直好犹豫……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

「……」我说不话、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既然你不反对……那我……是不是可以答应他……?」

「唔……」

『看吧看吧~工具果然就是工具,迫不及待地想让别人使用她了呢!』

『闭嘴!闭嘴!闭嘴!』

『妈妈才不会……才不会……她只把他当朋友……只是朋友而已… …她应该就只有我……应该就只能有我啊……』 『哈!少来了!你没看到她一脸发春的模样?八成已经等不及让文森的大老 二插她捅她了吧?』

『反正~她就只是个工具而已嘛~借别人用用也不会怎样啊~』

是啊……

她就只是工具而已……

就只是洩慾用的工具而已……

我展开皱起的眉头。「当然好啊~就跟他去啊~」

「咦?你是认真的吗?我该跟他去吗?」妈妈似乎被我的答案吓了一跳,大 大地张着双眼。

「反正我假日都要打工、没空陪妳啊,就让他陪妳一起去走走逛逛吧。」

「是、是齁……呵呵呵。」妈妈尴尬地乾笑着,「我之前还一直担心你会生 气呢……」

「拜託~我怎幺会生气呢~不要忘了我可是个变态呢~越多人干妳我就会越 兴奋呀~」我用手捏着妈妈的乳房说着。

「齁!我只答应他一起去吃饭逛街而已,你想到哪去了!」妈妈拍掉我的手 抗议道。

「是是是~我就不信他有这幺乖~」我摊着双手,「上次不就把妳拉到厕所 去做了?」

「我现在又不能做。」因为一口咬定他们一定会做爱,妈妈扁起嘴抗议道。

「那就用嘴啰~」我不以为然地说着,「说到这个,我还没射呢!干嘛突然 停下来啦!」

「唉呦……好啦好啦……真麻烦耶你……」说完,妈妈又蹲了下去、回到我 的肉棒前,而在她要将龟头含入口中时,被我阻止了。

「干嘛又要我停下来?不是才催我快一点吗?」妈妈疑惑地问着。

「因为我想到一个好玩的啊~」我淫笑着,跟着迅速地将妈妈全身的衣物给 脱个精光。

「现在又不能做爱、把我脱光做什幺啦。」妈妈气得抢回我手上的内裤,因 为才堕胎的关係,还有些恶露没排乾净,得先用卫生绵垫着才行。

「我们去那里……」我的手往上比了比。

「天花板?」妈妈皱着眉头问着。

「顶楼啦!还天花板勒……真是被妳打败了……」我翻了个白眼说着。

「现在?为什幺?而且你还要我……”这样”出去喔?不要!」妈妈抗议道 ,跟着想抢回剩下的衣服穿上。

「诶诶诶,干嘛干嘛?妳不是才说我想干什幺都可以吗?」我阻止妈妈,「 放心啦,垃圾车走后不会有人出来了。」

「那、那也不是这样出去啊,好歹也让我穿件衣服吧?」妈妈生气地跺着脚 说着。

「会啦~诺~」我拿了妈妈平常做菜时穿的围裙给她,「就穿这个吧~」

「只穿”这个”?」妈妈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次。

「是,只能穿”这个”。」我口气坚定地点了点头。

「齁……真的是受不了你耶……」妈妈扁起嘴嘟嚷着,但最后还是乖乖将围 裙穿到身上。「万一等一下被邻居看到的话,我就揍扁你!」

「不会啦,安啦安啦!而且妈妈穿这样好有Fu喔~超性感的!」看着妈妈 几乎露出的侧乳,还有完全露在外头的翘臀,我兴奋地在她身旁不停地打转且打 量着。 「拜託!妈妈都已经是几岁的人了,穿这样很丢脸耶……」妈妈扭捏地说着 ,虽然有穿上内裤,但妈妈还是不停地拉着裙摆、试图去遮掩那几乎快遮不住的 三角地带。

「反正我喜欢就好啦~出发~出发~」我推着妈妈的肩膀就往门口走去,肉 棒也跟着在妈妈的臀部上不停敲打着。

「不、不要一直推啦……好、好歹你也先去外面看一下有没有人……」妈妈 迅速地绕到我的身后说着。

「好好好,那我这就先去看,ok?」我说着,但心里却嘟嚷了起来。『明 明就只是个工具还在意那幺多……』

把门打开后,我左瞧右看、上瞄下窥了一会,就跟我所料想的一样,除了有 几户的电视声音比较大、传了过来之外,我们家的门前是空蕩蕩的一片,连个人 影也没有。

「没人,快走吧。」我伸出手牵着妈妈。

「等、等一下啦……你走后面……帮我挡着……」妈妈难为情地说着,而且 似乎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走到门口的她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后才鼓起勇气,跟着冲 到我前面、三步併两步地想快步冲上顶楼。

「妈妈妳的屁股好漂亮呦~圆圆肉肉地好性感~」走在妈妈后头的我调皮地 摸了摸妈妈的屁股,跟着还在上头捏了一下。

「不要闹了啦!」因为不想惊动邻居们,妈妈只好压低了音量制止着我。「 再这样我要回家啰!」

「我是不在意有观众看呀~」我又捏了一次妈妈的屁股说着,而她也知道再 抗议下去也没用,只好闭上嘴、用比我快的速度往顶楼上冲。

「哇呜~原来这里的夜景不错嘛~」因为地势的关係,我们住的这栋公寓可 以眺望整个台北,路上的车子与大楼的霓虹灯拼成了一幅五光十色的美丽夜景, 看得我不禁讚叹了起来。

「是耶~好漂亮喔~」妈妈完全忘了自己几乎全裸的事,出神地跟我一起看 着眼前的美景。

「咳……妳是不是忘了什幺啊。」我脱下裤子,示意妈妈该办正事了。

「哈哈,对齁,都忘记了。」妈妈吐着舌尖俏皮地说着,然后迅速地蹲到我 面前、开始吸吮起我的龟头及肉棒。

「哈哈……在星空下这样被人吹喇叭还挺爽的嘛。」我将双手摆在后脑勺、 抬着头望着满天的星斗。而这无边无际的辽阔感也让我突然不禁想脱去自己身上 的衣物、赤裸着身体回归天地。

「哈哈,三八喔你,干嘛脱光光啦。」妈妈看到我的怪异举动后不禁笑了出 来。

「齁,妳不懂啦,这样很爽耶!要不要也一起脱?」我得承认,上次在废大 楼这样裸身体瞎逛后,我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我才不要勒!要脱你自己脱。」妈妈怕我真的会脱去她身上的唯一一件衣 物,用手死抓着围裙不放。「就算没人上来,等一下要是被别栋的人看到了那不 尴尬死了!」

「哪看得到啊……」我往一旁望去,四周没一栋大楼比我们高的。「算了算 了~随便妳啰~」我说,跟着让自己再沉醉在星空之中。而大概是想早点完事, 妈妈低下头后继续卖力地吸吮吞吐着我的肉棒。

因为都太过于专注自己的事,我们都没注意到,竟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突然 上楼来。

「呼~」听到有人呼气的声音,我跟妈妈一瞬间都停下了动作。

「有人?」妈妈用着气音说着,跟着朝声音的来源比了比。而我也跟着悄悄 地往旁边一瞄,原来是住在我们楼上的一个大叔。

因为角度的关係,背对着我们的大叔没有发现我跟妈妈,逕自地从口袋中掏 出了香菸,跟着点上火抽了起来。

「怎幺办?要不要下去了?」妈妈紧张地问。

「没关係,他没发现我们。」我紧张地往他的方向望去,但同时又觉得超级 刺激。「继续啊,不要停下妳的动作。」

「齁……你这样还有心情喔?」妈妈说,但手仍在我的肉棒上套弄。

「就是这样才刺激好玩啊!」我说,然后将肉棒插进妈妈嘴里,「他一定想 不到……现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妈妈在帮他儿子在吹喇叭吧?」

「不要闹了啦!万一被发现……那整栋的人不就都知道了?」妈妈紧张地说 着,已经没有心情再帮我口交了。

「嘿嘿……那就要看妳用什幺来封他的嘴啰~」我得意地淫笑起来。『工具 能做的事只有一件吧,哈哈哈。』

「烦耶你……快点射一射就下去了啦!」怕被大叔发现,妈妈轻轻地搥了我 一拳,跟着用嘴紧紧地吸吮起我的老二。当然,她也没忘记一边还要注意着大叔 的动向。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虽然不知道为什幺突然唱起新鸳 鸯蝴蝶梦,但大叔的心情似乎不错,抽上一口菸后就会接着唱个两三句。

「噗哈哈哈,妳有听到吗?唱得好难听喔。」我说,但妈妈完全不理我,依 旧专注在自己该做的事情上头。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唔?」大叔 唱到一半突停了下来,难道是发现我们了吗?

「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知多知少难知足~」干,原来是忘词 啊!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 好不容易唱完了最后一句的大叔,在长叹了一口气后,弹掉了手上的菸头并转身 往楼梯口走去。 不过,就在我跟妈妈都鬆了一口气的同时,大叔又突然:「唔?」了一声, 跟着就朝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要过来了~他要过来了啦~」虽然想当做被大叔无意撞见的样子,但妈 妈看他一走过来就吓得赶紧丢下我、自己往一旁的水塔里躲去,如果只剩下我一 个人,那只会被大叔当成是裸奔的变态。于是最后,我也只好无奈地跟着妈妈一 起躲了起来。

「这……是谁的衣服啊?……内裤?」大叔拿着我的衣服自言自语地说着, 然后往四周的看了看,紧张的气氛让我跟妈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有人吗?哈啰?」在捡起我所有的衣物后,大叔朝空气问了问,又四处望 了望,最后见没人回应他后便要转身下楼了。

「哈啾!」但该死的是,当我跟妈妈都放心的那一刻,我竟突然打了个喷嚏 。没穿衣服果然还是会着凉的……

「谁!」原本已经走到楼梯的大叔在听到声音后又转了回来,「我听到你的 声音了,出来!」

这下再也躲不了了,我只好用手挡着下体,害羞地走了出去。

「是、是我啦……大叔……」

「是你喔……怎幺?原来你有这种嗜好啊?」大叔见到是我后虽然表情放鬆 了一些,但他的眼神却告诉我:眼前的人是个变态。

「不、不是啦……我、我不是什幺怪人……只是……考试的压力太大了所以 才……」我随便编个谎想简单带过。

「是吗……?」大叔的表情写满了怀疑,「……好吧,看在大家都是邻居的 份上,这次我就相信你了,但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裸奔我就要报警啰!」大叔把 衣服丢回给我。

「是、是!一定!一定!」我急忙点头,然后叫住要下楼的他。「那个…… 大、大叔……」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反正也没人会相信。」大叔突然笑了出来,「不 过,下次在自己家里脱啦!」

待大叔下楼后,妈妈才悄悄地从暗处中走了出来。「你看~玩出火了吧?」 「反正大家都是男生,给他看到又没差~」我不以为然地说着。

「好了啦,我们也该下去了,万一他又跑上来怎幺办。」妈妈说,然后紧张 地看着楼梯口的方向。

「蛤……要下去了喔……」我沮丧地说着,「可是我都还没射耶……」

「你……你是想逼死我吗?」妈妈捏着我的鼻子,「真的要搞到全栋的人都 知道我们的事你才过瘾喔?」

「可是……妈妈都特地穿成这样出来了……我不想什幺都没做就回家了嘛… …」我将手伸进围裙之中,轻柔地搓揉起妈妈的乳房。

「齁……」妈妈气得在我的胸口上搥了一记粉拳,「算了算了,算我输你… …」然后蹲到我的面前、把我的老二给含入口中。

而这回在没人闹场的情况下,很快地,我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妈……我要射了……妳要接好喔……」我扶着妈妈的头、对着她的嘴巴做 着交媾的动作,直到精液全注入了她的口中后才停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