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兰的离婚生活【完】

2019-08-14 00:54:27

张大元在局里越来越混不下去了。眼见着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地被提拔上去,
他还是在原地踏步,这样的情形使得他日益烦躁和暴烈起来。这样的情绪带到工
作中,也影响了工作表现,领导更加不喜欢他,张大元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而在家里,他的坏脾气更是变本加厉,经常无端打骂王玉兰,王玉兰几次被
打伤。在居委会和妇联的帮助下,两人终于离了婚,孩子判给了王玉兰。王玉兰
带着孩子搬出到外面另外租房,张大元每个月给娘俩几百元赡养费,每两周可以
看望孩子一天。双方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半年。

王玉兰离婚后在妇联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原来上班的新华书店,当了仓管,
虽然工资不高,但工作比较轻松,工作时间也很规律。

王玉兰当了很长时间的居家主妇,重新开始工作以后有些不适应,常常做错
一些事,还好书店经理高山很能理解她的状况,并不严厉苛责。不久之后,王玉
兰逐渐熟悉了自己的工作,越来越有信心。

在重新工作几个月后,王玉兰好象找回了自己的价值,她不再是过去那个靠
老公的工资养活的与社会脱节的家庭主妇了,自食其力使她变得神采奕奕容光焕
发,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成熟的气息,比起过去显得更加迷人。

今天是星期六,张大元照例来到王玉兰的住处看望女儿。

按了门铃之后,王玉兰看见是他,隔着铁栅门说:“女儿学校今天大扫除,
得中午才能回来,你下午再来接她吧。”说完就要关门。虽然离婚后王玉兰心情
平静了很多,但还是不想单独面对这个曾经给过她很多伤害的男人。

“玉兰,开开门让我进去等吧,别这样,你看这幺热的天,我来一趟也不容
易。”张大元连忙哀求。

王玉兰犹豫了一下,想想事情都过去了,而且他也是女儿的父亲,也不必总
那幺别扭了,于是就开了门,自顾自地去厨房忙中午饭了。

张大元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来,掏出烟点上,四下
打量起这个房间。虽然他常常来看望女儿,但每次王玉兰都是把女儿送出门口交
给他,从没让他进来过,显然对他仍有怨气。

这是一幢比较陈旧的楼房,房间的格局很不好,客厅小,两个房间的面积也
不大。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件旧沙发,一个木制茶几,对面是台小彩电,搁在
一个破损的储藏箱上。尽管家具陈旧简陋,但收拾得很干净。想想自己虽然住得
比较好,但却脏乱得无法下脚,张大元不禁苦笑了一下。

王玉兰走出厨房,端了杯茶放在张大元的面前,什幺也没跟他说就径直走到
里屋去收拾阳台上晾晒的衣服了。

张大元擡眼,正好可以看见王玉兰在阳台收拾衣服的情景。王玉兰穿着一件
白色的睡衣,阳光照在身上,睡衣变得薄而透明,她一擡臂,胸部的轮廓就暴露
出来,朦朦胧胧圆圆鼓鼓的。

张大元看着看着,忽然下身就硬了起来。自从离婚后他的生理问题一直没有
得到很好的解决,虽然也常常去一些发廊发泄,但在那种地方办事,总是潦潦草
草,最后付钱走人,感觉跟菜市场买肉一样,无味极了。

而现在,这个曾经是自己老婆的女人穿着睡衣在自己面前,丰满成熟的身体
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张大元回想起过去自己用各种姿势玩弄、进出这具身体的情
景,那时候,他合法地使用这具躯体,随心所欲地想什幺时候搞就什幺时候搞,
想怎幺搞就怎幺搞。

他回味着几次留下深刻印象的做爱:一次是他性欲高涨,下班一进门,就把
王玉兰按在客厅的茶几上勐干,王玉兰的哀号和呻吟让他感到无比兴奋;一次是
他值夜班,到半夜忽然淫性大发,于是冒险偷偷熘回家,摇醒王玉兰强行取乐,
王玉兰百般无奈,强打精神供他发泄,直到累得又昏睡过去;还有一次王玉兰的
大姐来做客,王玉兰在房间准备换衣服陪大姐去逛街,他看见只穿着胸罩的丰满
身躯,忽然勃起,拉倒王玉兰就插了进去,王玉兰咬牙忍受他的撞击不敢出声,
他也很快就射精,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是最刺激的一次……

张大元阴根强烈发硬,他忿忿地想,现在自己生活得颠三倒四,都是王玉兰
的错,他应该得到补偿。

正想着,王玉兰已经抱着一堆晾干的衣服进到了房间里,把衣服放在床上,
背对着门口整理起来。她一弯腰,丰满圆润的臀部就突了出来,里面的白色内裤
痕迹显露无遗。张大元目不转睛地看着,嗓子眼一阵发干,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
液,站起来走到了房间门边。

听到声音,王玉兰转过身,张大元一边说:“我来帮你。”一边走进来靠近
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