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女兵

2019-06-02 23:06:36

  8月2日,我乘坐南越海军兴道王二号坦克登陆艇到达了岘港,然后换乘火
车前往顺化市。

  在顺化市警察局那栋灰色的三层楼房里,我见到了一天前到达那里的阮文新,
他穿着一身特种警察军官制服,佩戴着少校的肩章,腰系白色武装带。他见到我
感到很意外,把我带到一间装有空调设备的办公室。

  我向他解释,这次来顺化是我个人对他的药物试验很感兴趣,请求他允许我
观看整个审讯过程。他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相信。我拿出开出的假证明给他看,
并说明起初我准备去曼谷度假,但最后还是决定到顺化来了。他无可奈何地请我
等一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几分钟之后,阮文新和辉一起走进来。他们对我到顺化表示欢迎,并欣然同
意我参观他们即将开始的特别审讯。但是,他们有一个附带条件,即:对外界只
能透露这次审讯的结果,而对于药物审讯一定要严格保密。我几乎没有思索便答
应了他们的条件。

  那天下午他们审讯的是几天前被俘的越共民族解放阵线承天省妇女解放委员
会委员杜氏情。辉告诉我,杜氏情只有二十四岁,但是她在越共中担任重要的职
务,负责袭击承天省西部「战略村」的活动。

  这次由老挝帕拉西。阿贝的部队配合的扫荡在广治省的辽保至溪山一带进行。
当时辉率领的特种警察部队包围了溪山以南二十公里处被越共占领的小镇都鲁。
五个小时激烈的枪战之下,越共撤离了该镇,而来不及撤退的杜氏情及另外三名
男女游击队员则躲入一家砖窑厂。

  砖窑厂的厂主是一名前乡政会议主席,他立即向警察报告了情况。辉命令警
察向砖窑施放催泪瓦斯,还没有等几名越共分子进行还击,戴面具的警察便涌进
砖窑逮捕了他们。

  五号刑讯室设在顺化市警察局后院的地下室。那里曾经是法国人的一个约三
十米大的酒窑,四周墙壁砌有灰色的砖石,许多地方长着又厚又滑的青苔。在刑
讯室的柱子、刑架和铁梁上悬着各种吊打犯人的刑具和绳索,一盏带着绿色灯罩
的电灯射出昏暗阴森的光线。

  刑讯室的铁门打开了,两名赤着上身、穿短裤的警察带进了被反捆着双手的
杜氏情。

  最初见到杜氏情,我几乎不能相信那样一位年轻的姑娘就是辉所说的越共恐
怖分子,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并不像我在西贡警察局经常可以见到的那些衣衫褴褛、
蓬头垢面的用手榴弹袭击美军士兵的越南妇女,她不是在扫荡中拿着冲锋枪扫射
的那种粗壮威武的女英雄。

  杜氏情是一个非常丰致柔弱的越南姑娘,她有着一双动人的眼睛,睫毛很长,
柔软的嘴唇微微噘着,看上去好像同谁在呕气。尽管她的脸上弄得很脏,但仍然
使人感到她白晰的皮肤。她身材不高,乌黑的长发垂过了臀部,一只丰腴的乳房
从被撕破的三婆衣上露了出来,宽大的黑色长裤沾满了灰尘,半掩着她赤着的双
脚。

  辉开始了审讯。他首先问杜氏情的姓名,她马上不加思索地报上了一个假名
字。这时,站在旁边的砖窑厂的厂主揭露了她的谎言,并说出了她在都鲁进行活
动的事情。

  他说,杜氏情曾在几个月前的一天把他的哥哥抓走打死了,还把他哥哥的尸
体扔到都鲁的街上,因为他哥哥在当警察的时候逮捕了她的父亲。另外,那个厂
主说,杜氏情和她从北方秘密潜回都鲁的丈夫一起,策划领导了攻击附近战略村
的行动。

  「他说的都是事实吧?」辉指着那个厂主问道。

  杜氏情点点头,用很轻蔑的眼光看了看那个厂主;同时,我留意到,她也瞟
了一下摆在她周围的各种刑具。

  辉对她说,警察已经掌握她是越共承天省妇女委员会的委员的情况,只要她
能够同政府合作,讲出其他越共分子隐藏的地方,就会马上释放她,而不再追究
她以前所犯下的罪行。

  杜氏情除了承认那个厂主所说的以外,对于其他问题一直保持沉默。我见辉
准备对她用刑,便走过去劝告她说:「你很年轻,政府会原谅你的,不要顾虑说
出来政府会对你进行制裁。我可以用个人的名义担保,如果你讲出知道的一切,
你的安全和自由都可以马上得到保证,还会在政府机关里安排一个工作。」

  显然,她听到一个美国人讲越语非常惊奇,然而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的神色。
她大声地对我说:「你们为什幺不在美国,而跑到越南来审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