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店被下药轮奸

2019-05-17 19:30:57

我叫梁雅菁,小时候随着父母一起从台湾移民来到加拿大,在我念完中学后,家人便卖掉了西区的房子回流台湾去了,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温哥华继续念大学,跟我两个室友潘欣欣和千代美和子一起租房子住。我们三个都念同一所大学,她们的情况跟我差不多,欣欣家人都在台湾,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千代美和子的父母在日本,还有一个比她小四岁的妹妹独自在维多利亚念书,所以不住在一起。

那一年我20岁,在大学已经念到三年级,有一个已经出来工作的男朋友。我的身材算是娇小的:5尺2吋高,93磅,32C、23、33的身材还算标准。欣欣比我大一点,身材比我好:有5尺6吋高,才105磅,34C、24、35的身材真是没话说。美和子在我们三个当中是大姐姐,正在念研究生,样貌有点像藤原纪香,笑容甜甜的,5尺7吋高,110磅,34D、24、36的魔鬼身材,绝对是任何男性看了就想立刻干她的性幻想对象。在性爱方面,我们三个都是算蛮开放的女孩子。

我问我男友比立喜不喜欢千代美和子和潘欣欣的身材,他卖口乖的说他比较喜欢像我一样娇小的,不过听了还是稍微让我平衡了一下。说这也是让我蛮难过的,虽然不少朋友说我像个芭比娃娃那幺可爱,比例跟脸蛋都不错,大可去参选华裔小姐,但因为身高太矮了,也只能当平面model,拍些美美的照片而已。

那个星期六我男朋友找他以前的高校同学要去Disco,他同学说想看看他的女朋友,比立就一直要我去,我也不是不喜欢去,不过比立居然要我穿的很性感,因他认为这样才能让他同学看到我的身材,也才会羡慕他。在温哥华,每逢夏天女孩子都会穿着得很少很惹火的样子,大家像要​​争取在短暂的夏日里尽量去展示自己的身材(包括那些体重200磅以上的胖妇)。

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穿的sexy一点了。所以那天我穿了一件低胸的白上衣,是细肩带的,但是背后只有一个细绳系着,然后配了一件红色的七分袖罩衫,当然我里面是没有穿内衣,因为背部要露是没法穿内衣的。白上衣不算薄,所以我的乳头从外面应该是不会看到的,不过走起路来胸部会波动得很显眼那是免不了了,下半身就配了一件薄短裙,是浅蓝色丝质裙。比立还要我不要穿丝袜,我想天气热,又要跳舞,我也不想穿,因为我的腿白白晰晰的不穿丝袜也没多大差别吧!最后再配上一双新买的白短靴,我想应该够sexy了吧。

下午本来比立要开车来载我的,临时因为另一个女同学杨宜文要他帮忙去接,她比较远。“雅菁对不起,Eva临时耽误了,所以我先去接她,你比较近,先坐公车过去好了”。不会是Eva要藉机亲近我男朋友吧?想想真不是味道,无奈的我就只得搭公车了。

现在这个时间是傍晚最塞车的时段,等了老半天公车终于慢慢地开来。车上人不算多,但是没有位子是一定的了。车子慢慢地开着,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多。到了学校那站,一堆高中男生抢着冲上来,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全挤在我旁边。

我抱着一根柱子像是被包围了一样。现在的我真是有点后悔穿这幺少,这些小男生该不会胡乱来吧?身旁的汗臭味真是让我全身都不舒服。虽然说是小男生,但是身高好像都比我高4、5吋以上,他们说话也真的很大声,听起来他们像是学校的冰棍球队的,有点臭屁​​的样子。

我故意装着不理,不过握斜前方的男生却一直盯着我看,让我真的蛮不自在的。没多久因为人更多了,我后面的男生像是很故意的往前挤,我知道这时已经有人用手隔着薄裙贴着我的臀部了。更跨张地是另一只手竟然伸进了我两腿中间的腿根部,我得突然将我的大腿夹紧,真的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穿的是白色透明的丁字裤质料非常少,他的手几乎已经碰到我的阴部了!我不得不轻呼一声“嗯……”并且稍微作往后回头的动作,希望他们能收敛一点。

不过显然是没用的了,另外一只手沿着我的罩衫伸进了我的后背,我本来想叫的,不过想想只是小弟弟们好奇摸几下吧也就只消极得抵抗了。但是这些小鬼真是人小鬼大,伸进背后的手居然解开了我后面的系节,在我光滑的背部上下游走,我的露背白上衣只剩下上面挂在我脖子上的两条细线撑着。

其实我也没法顾他了,因为伸在我腿根部的手虽然我的腿夹着,但手指已经在拨弄我那超薄又小的内裤了。丁字裤都是到阴道附近才会从一条线分出一小块透明布,他的手指似乎想从后面的线部分透过来伸进我的阴道,弄的我下面好痒,手贴着我臀部的家伙更可恶,居然慢慢地将我的薄短裙贴着臀部往上扯,我的臀部几乎全露了出来。而我抓栏杆的手被两个同学握住了,他们的力气真的不小,这时我除了夹紧双腿也不知道要怎幺阻止了,只好希望他们在公车上最多也只是摸一摸也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