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黑色梦魇【一】下

2019-08-14 00:05:02

迈克乾爹享用完我妈妈这个「精液便器」后很快就穿好裤子,和罗伊乾爹一起象没事人一样吹着口哨打开门出

去了。临走时,他们把我手上的胶带解开,还顺手带走了我妈妈那断成两半的乳罩和已经被剪破的内裤。洗手间里

只剩下我和我妈妈。我挣扎着把绑在我脚踝上的胶带解开,看了看表,才10点半,这次轮姦才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我回过身,将我妈妈手脚上的胶带都剪开,把她一丝不挂的从洗手池上面抱下来。我妈妈刚被两个黑人壮汉糟

蹋,全身酥软无力,靠在我身上嘤嘤的哭了一阵。我劝她此处不可久留,随时可能再有歹徒闯进来糟蹋她。我妈妈

这才止住哭泣,扶着我的手抖抖嗦嗦站起来,四下里找衣服,虽然只剩下残破的上衣和裙子可以勉强蔽体,也只好

这样。我们象前一天一样匆匆离开,还好,这次我妈妈没忘记那只让她付出惨重代价的手提袋。

就这样,在特别容易受孕的危险期开始之际,我妈妈连续两天在同一家加油站便利店里先后被四个黑人男子轮

姦得逞,并且无一例外的被他们在她体内射精,中间只隔了不到12个小时。

六母亲沐浴迎乾爹

我妈妈忍着下体的疼痛跟我一起步行,回到我们租住的学院公寓,平时只有5 分钟的路却足足走了20分钟。我

妈的乳罩和内裤都被糟蹋她的黑人抢走,上衣纽扣全都掉了,只能披着,扯破的裙子只能用手提着,勉强她遮蔽

赤裸的下体。

我妈妈艰难的在路上挪动着步子,她圆滚滚的屁股因为阴部疼痛而夸张的扭动着,丰满的乳房随着上下跳动,

几乎露在外面。我妈妈这个样子,在路上如果遇到小流氓,还会有更多的麻烦,因为她刚经历多次性交的身体散发

出「精液便器」的淫靡气味。「精液便器」的特点就是用过的人越多越可以随便让人用。我妈妈此时自然是无力反

抗,而我也不会阻止,只会任凭他们享用我妈妈的肉体。

可惜在路上什幺也没发生,我和我妈妈安全回到公寓里. 她在洗澡间里待了很长时间才出来,出来的时候两眼

红肿,看起来又哭过了。这一整天我们都特别小心,我妈妈依然在餐馆打工,我依然去送外卖。只是我妈妈跟我一

起经过那家加油站时会绕道从街对面走,显然她心有余悸,那里是她两次被糟蹋的犯罪现场,四个黑人歹徒和我妈

妈在我面前上演了两部活色生香的春宫大戏。

那天整个白天剩下的时间里什幺事也没发生,除了我妈妈走路有些不自然。当然,我没忘了提醒她吃她找到的

事后避孕药。

如果事情就这样了结,我妈妈经历的那两次轮姦就会慢慢从我们记忆中淡去,我们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虽然我妈妈两次惨遭黑人的蹂躏,时间自然会癒合一切,她现在大概还会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而这件我也许还会被

我深藏在心里,成为一段遥远而刺激的经历.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我当时就隐隐感到那些

黑人绝不会就此放过我妈妈,尤其是在他们几个品嚐到她肉体的美妙滋味以后……

到了晚上十点,我和我妈妈都已经回到我们的公寓。我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妈妈在洗澡间里洗澡。这时候我听

到一阵车载音响里传出的轰轰隆隆的黑人说唱乐(rap )由远而近,震得好像整座公寓楼都在发抖。我扒开窗帘往

外张望,看到一辆破旧的大笨车停在我们楼下,关掉引擎,说唱乐也嘎然而止。

从大笨车里钻出五个黑人,我一下认出其中有两个是轮姦过我妈妈的托德乾爹和罗伊乾爹,另外三个黑人是陌

生脸孔,其中两个三十多岁光着上身,戴着蛤蟆镜,满身横肉,头上一根毛都没有,剩下的一个跟他们相比就瘦小

多了,秃秃的黑脑门四周有一圈花白的头髮,看起来年纪至少也有五十多。他们五个下了车就上楼来,看样子好像

是冲着我们单元。我正不知如何是好,门口已经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砰砰砰……」。

我妈妈不早不晚,正好在这个时候裹着浴巾从洗澡间里出来,不解的问我是谁在敲门。我连忙对她摆摆手示意

她千万不要出声。我妈妈没明白我的意思,光着脚到门口,凑到猫眼前面看了一眼,发出一声惊叫「啊——」,惊

吓之下,握着浴巾的手一鬆,浴巾落到地上,露出浴巾下白玉一般的胴体,

这边我那一丝不挂的妈妈正在慌乱中,门把手一转,门忽然开了。拿钥匙开门的正是罗伊乾爹。我听到一个黑

人用夸张的声音惊叹,「Wow , look at that ! She』s all ready !(哇,看那!她早等不及了!)」另一个

声音说,「Baby, you ARE waiting for us , don』t you ?(宝贝,你是在等我们,是吧?)」他说的并非没

有道理,因为一切的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从某种意义上说,从我妈妈去洗澡到她在门后的一声惊叫,浴巾在开

门前的一霎那落下,也许正是她的直觉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可悲的是,她意识里并没有感知到这种直觉,相反,

她的行为却被直觉所左右,像妻子等待丈夫一样把身体打理得乾乾净净的。她等到的无疑超过她的想像——这五个

黑人将轮番扮演她的丈夫,行使与她行房事的权利。

在一阵淫荡的哄笑声中,公寓的门关上了。公寓窄小的客厅里一下挤了七个人,那些黑人身上的汗味和体臭让

我透不过气来。忽然间我的脚下一轻,一个戴蛤蟆镜的黑人揪住我的领口,把我提得离开地面,背顶在墙壁上。「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here,bastard ?(你他妈的在这儿想干吗,杂种?)」我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听到我妈妈吓得变了调的声音哀求他们,「Don 』t hurt him……please……I will do anything……don 』t hurt

him ……please……(别伤害他……求求你们……我做什幺都行……别伤害他……求求你们)」

抓着我的那个黑人慢慢把我放下。我妈妈又对我说,「小健……到房间里去吧……妈没事的……」我刚才的勇

气此时早已无影无踪,低着头要房间里走,托德乾爹把我叫住,「STAY, son-of-bitch !(留下,狗杂种!)」,

旁边罗伊乾爹过来,一边用胶带把我的手脚捆上,一边说,「Don 』t do anything stupid. Sit back and enjoy,

you understand? MADAFUCKA!(别干傻事,坐下好好看着,明白吗?王八蛋!)」

我妈妈一丝不挂的被五个黑人夹在中间。他们七手八脚抓着她的两只胳膊和大腿,把她整个身体抬起来,双腿

分开,一边轮流吮吸和舔舐她的奶头和阴户,一边用言语调戏她,「You look great today, bitch! How was the

fuck this morning ?(你看起来很正点,臭三八!今早被操得怎幺样?)」「Hey , your nipples are hard-on,

can 』t wait for it , huh? Don』t lie to me , I can tell !(嘿,你的奶头全硬了,等不及了,哈?别

装假,我可以看出来!)」「Oh, look at that ! You』re all wet down here!(噢,看看!你下面这里全湿

了!)」「Bitch , you got milk ? Oh well, we 』ll suck you good……(臭三八,你有奶?嗯,我们好好

吸你的奶子……)」……

我妈妈受不了强烈的性刺激,半闭着眼睛不住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她的乳晕在不断舔舐和

吮吸下渐渐胀大隆出乳房,勃起的奶头因为充血而发红,奶头顶部的凹陷里渗出白色的奶水。那些黑人每挤压一下

我妈妈的乳房,白色的奶线就从奶头喷出,发出「滋——滋——」的声音。我妈妈的阴户本来就还有些红肿,两片

小阴唇被几根黑手指扯着向两边张开,露出潮乎乎的粉红色嫩肉,使她整个阴户像一朵沾满露水的罂粟花一样妖艳

. 那些黑人们大概也被我妈妈的骚浪模样撩拨得性欲高涨,纷纷开始解裤带。他们把裤子褪到大腿的一半处,足够

掏出各自裆下乌黑的巨根。

抱着我妈妈双腿的罗伊乾爹把她放下来,按着她的肩膀强迫她跪在地上,解开裤子,用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的

肉棒抽打她的脸颊。他身体微微下蹲,强迫我妈妈张开嘴,把乌黑的龟头伸进她嘴里. 我妈妈不自觉的用嘴含住龟

头,晃动着脑袋让柔软的嘴唇前后套弄一阵,然后用双手捧着罗伊乾爹的卵袋和阳具根部,一边抚摸一边象吃棒冰

一样舔龟头,尤其是龟头下方的敏感部位更是不放过,专注的用舌尖舔弄。

我看着我妈妈光着身子很顺从的为黑人罗伊乾爹口交,看起来她被黑人糟蹋几次以后已经慢慢熟悉了他们的性

交嗜好。我知道我妈妈这幺做可能只是想让他们快点满足性欲,最好能避免在她体内射精,但她那一副看起来乐在

其中的淫荡模样让我觉得她真的喜欢黑人的肉棒。这并不是说那些黑人对我妈妈有什幺「爱」可以「做」,相反,

从他们各种污辱性的言语和动作中处处可以感觉到轻狎的态度,不仅把她的肉体和性器官当作发洩性欲的工具,而

且用威胁的方式一次又一次的强迫她就范。

然而,我妈妈此时的动作已经开始变得像那些黑人的性奴。如果不是亲自经历,难以想像我妈妈在短短两天里

会有这幺大变化。话说回来,就让我妈妈被那些黑人轮姦,被他们在她体内注入精液,但又有什幺关系呢?

我妈妈的口舌服务果然使罗伊乾爹最快的进入状态。他的肉棒变成几乎是垂直往上方翘着,还在不断跳动,充

血发红的龟头一不留神就从我妈妈嘴里滑出。他卵袋看似鬆鬆垮垮的,两颗结实的睪丸轮廓中间,隐藏在卵袋后面

的阴茎根部在微微发抖。罗伊乾爹把我妈妈拉起来,让她背对着他站在窗前,从腰后面掏出两个亮??的手铐,把

她两个手腕分别铐在窗框的钢条上。钢条是竖直方向的,因此我妈妈双手可以相对自由的上下移动,但不能左右移

动。

罗伊乾爹扶住我妈妈白嫩丰腴的光屁股,黑乎乎的丑陋下体凑近她赤裸的阴部,硕大的龟头象嗅到猎物的巨兽

一样从骯脏的包皮下面钻出来,散发出令人噁心的骚臭,因为性兴奋而透出红色。罗伊乾爹的龟头缓缓插入我妈妈

双腿之间的蜜洞,黑蟒一样的阴茎紧随即滑入她的下体。我妈妈双乳和臀部颤抖着任凭黑人阳具侵入她体内,只是

无力的发出绝望的哀鸣。罗伊乾爹前后拱动了几下,就开始全力抽插,阳具很快被我妈妈的爱液沾湿,随着抽插的

动作发出「啪——啪——」的声音。

七催乳按摩

几天以来,我多次看到黑人粗大的阴茎反覆抽插我妈妈的下体,她体内因此留下一注注浓稠带着腥臭的白浊精

浆。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我妈妈被淫辱的无助和痛苦,原本应该想法阻止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但每次

看到赤身裸体的妈妈被迫和一个黑人壮汉发生性关系,肤色迥异的男女生殖器紧紧交合在一起,心中就感到莫名的

兴奋,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令我惊奇的是,我妈妈性器分泌爱液的速度似乎明显提高,爱液分泌量也增加了,这无

疑是她前两天里遭到轮姦的结果。我妈妈柔软的乳房随着抽插的节奏波涛荡漾,奶花四溅。

过了十几分钟,罗伊乾爹忽然停止了抽送,他的卵袋颤抖着,屁股上的肉开始抽搐,阳具紧紧深插进我妈妈的

下体,双手抓着她的屁股,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显然他正在享受男性性交中最美妙的时刻。我妈妈当然不可能

拒绝或反抗,只是闭着眼,嘴唇发白,大腿和小腹颤抖着,无助的承受罗伊乾爹射进她膣腔里的精液。

罗伊乾爹一现出将要射精的样子,其他几个黑人知道下面该轮到他们,早已经解开裤子等着,托德乾爹已经套

弄着自己的阳具站到罗伊乾爹身后,準备接替他的位置,一个戴蛤蟆镜的黑人钻进我妈妈被铐在窗框上的双臂中间,

把她的头按到他胯下,长茄子一样的阳具硬是塞到她嘴里. 剩下两个黑人也没闲着,他们已经蹲在我妈妈上身下方,

仰着头,各自霸佔住她的一只乳房,含着她的奶头贪婪的吮吸乳汁。罗伊乾爹沾满爱液的龟头终于从我妈妈下体退

出,同时带出的还有一股浓浓的精液,垂在她白嫩的大腿之间。

站在我妈妈身后的托德乾爹把她抬起的左脚搁在旁边的茶几上,腾出他自己的左手抚摸我妈妈肿胀湿润的阴户,

右手继续套弄着自己的阳具,然后龟头对準位置,猛的插了进去,开始暴虐的抽插。我妈妈双手被铐无法动弹,弯

着腰伏在窗台上,嘴和屄分别被两根粗黑的肉棒抽插着,充满奶汁的乳房被两个不同的黑人捏在手里玩弄,勃起的

奶头被他们吮吸,一股股白亮的奶线生生被挤到他们臭烘烘的嘴里. 他们每吸一下我妈妈的奶头,我就看到她小腹

和大腿上白嫩的肉在颤抖。

我兴奋得难以形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妈妈用她的女性器官同时为四个男人服务,耳边黑人们的污言秽语此起

彼伏:「Yeaa……suck that dick, bitch! Lick those balls !(好……吮那鸡巴,臭娘们!舔卵蛋!)」「

Gi』me some milk,babe……Hmmm……Hmm ……you nasty slut……(给我点奶,宝贝……嗯……嗯……你个破鞋

……)」「Fuck you……fuck you…… fuck …… oh …… shit …… your cunt stinks ,bitch ……oh fuck

……(操你……操你……操……噢……爽……你个臭屄……操……)」不知过了多久,托德乾爹也身体一僵,胯部

停止了抽送动作,嗥叫着把精液射进我妈妈体内。

原本把阳具插在她嘴里的那个黑人已经在沙发床上坐下,上下套弄着昂然而立的巨炮,準备让我妈妈坐在他腿

上供他玩弄。就在那些黑人为我妈妈换姦夫,为我换干老子的时候,我趁机好好了看了几眼我妈妈的屄。经过罗伊

乾爹和托德乾爹的一番蹂躏,我妈妈的阴部肿得很厉害,膣口这时几乎已经被充血外翻的粉红色嫩肉堵住,精液不

再外流,膣口附近的黏液里似乎带有两三缕鲜红的血丝,可见刚才性交的程度之激烈。我看了看刚糟蹋过我妈妈的

托德乾爹和罗伊乾爹,忽然想起「干老子」的另一种解释,心里说,你不但把我娘老子给干了,还让我看得这幺爽,

真该把我娘老子让你们多多操几回。如果能把她的肚子搞大,那才真叫过瘾呢。

坐在沙发床上的黑人抓住我妈妈的腰,把她的下体拉近自己,旁边两个戴蛤蟆镜的黑人帮他抬着我妈妈大腿的

膝关节内侧,强迫她张开双腿。我妈妈肿胀的阴部像两座小山丘中间的要塞,毫无设防的面对着敌人黑乎乎的巨炮,

无奈的等待着又一次沦陷。在短短三天里,这座要塞已经沦陷了六次,要塞里原本圣洁的宫殿早已经成为黑皮肤的

入侵者狂欢的乐园和排泄精液的处所。

此时我妈妈流露出的恐惧和无助已不是一两个词汇可以形容,她的下体因此不由自主的颤抖着,饱经蹂躏的膣

口微微张合。即将侵犯我妈妈的那个黑人一脸淫笑,左手臂搂着我妈妈的腰,右手先是猥亵的抚摸她肿胀的阴部,

然后用食指和大拇指拨开膣口的嫩肉,乌黑发亮的龟头凑上去,立刻被膣口的嫩肉吸住,然后他右手扶着阴茎的根

部对準方向,旁边两个黑人壮汉把我妈妈的大腿放低,她裸露的阴部对着肉棒,随着「噗——」的一声,巨大的龟

头滑入她的下体,紧接着乌黑的阴茎很快就全根尽没。我妈妈双腿之间的要塞就这样又一次在黑人的巨炮面前沦陷。

显然这既不是第一次,也远不是最后一次。

数日来遭受多名黑人壮男轮番上阵、接二连三的残暴淫辱,而且刚刚被托德乾爹的超长肉棒肆意蹂躏并在体内

射精,我那全身赤裸的妈妈此时已经是目光迷离,乳爆阴肿,四肢无力,面色潮红,白嫩圆润的裸体通体酥软。她

全身上下娇弱无力的样子彰显出东方女性特有的媚态。

那些黑人哪见过这个?于是一个个睁大双眼,一边看着我妈妈一边嚥口水,好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一样。「Wow

wow wow , look , she』s enjoying it !(喔喔喔,她很爽嘛!)」「See ? Told you ! She deserves it!

(看,早告诉你了!她就是欠干!)」「Shit……she fucks sooooooo good ……I never fucked a cunt tighter

and muddier than this !(操……她操起来真他妈爽……我从来没操过比这更紧更骚的屄!)」

前面说到,坐在沙发床上的那个黑人年纪比其他几个都大,秃亮的头顶四周,一圈黑人特有的卷髮已经有些泛

白。他头上还带着耳机,听着随身听里嘈杂的说唱乐,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他双手抓着我妈妈柔软的屁股一边揉,

一边强迫她像妓女一样扭动下体。无疑,他的龟头正深深插在我妈妈膣腔里,看来正享受膣壁温软潮滑的质感,甚

至还有摩擦膣腔顶部子宫口那种酥痒微麻的奇妙感觉。我妈妈双手依然铐在窗框上,上体前倾,屁股略翘,暗红色

的屁眼随着她下体扭动的节奏时隐时现。

渐渐的,那个黑人把手从我妈妈屁股上鬆开,左臂勾住她的腰,右手伸到她左胸,抓住她晃动的丰满乳房。他

张开带着满口黑牙的大嘴含住我妈妈硕大突出的奶头,一边随着说唱乐的节奏摇头晃脑,一边用手揉弄她沉甸甸的

乳房,先是只用右手,后来乾脆放开我妈妈的腰,腾出左手,两手并用。

我妈妈一有慢下来的迹象,旁边戴蛤蟆镜的黑人壮汉就毫不留情的抽打她的屁股,「Move your ass ,bitch !

Keep fucking! Don』t stop!(屁股要扭起来,三八!继续!不要停!)」于是她只能不停的扭屁股来迎合深插

在她体内的肉棒。

那个年纪最大的黑人手口并用,我妈妈的奶头时不时被拉长,揉搓的部位由外向内,从乳房外缘一直往里延伸

到凸起的乳晕四周。他娴熟的手法和投入的神情不像是个老流氓在玩弄女性的乳房,倒像是个顶级大厨在準备他最

拿手的佳餚. 其他几个黑人神情关注的看着,神情间也彷彿在等着大厨即将端出的美味,而不是仅仅等待跟眼前这

个女人性交。

揉搓在两只乳房之间交替进行,每只乳房每次大约三四分钟。渐渐的,我也看出一点门道:我妈妈原本就充盈

的乳房此时象中了魔法一样明显的鼓胀起来,乳晕隆起的厚度比刚才增加了一倍,饱满的半球形奶头胀得通红。奶

头顶端凹陷处不需要挤压就冒出白色的乳汁,几番搓揉之后,乳汁不再是一滴滴的涌出,而是已经形成一小股白色

的细流,沿着乳房下沿捐捐淌下。更让人喷鼻血的是,每当他们抽打我妈妈的屁股让她用力扭动,她的动作稍大,

带动没被揉搓的那个乳房上下跳动,撞击之处,白色的奶水就从奶头顶端激射而出,大部分洒在地上,也有一部分

落在我妈妈和正在玩弄她的那个黑人身上。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妈妈的乳房比原先胀大了至少一个罩杯,而且只要轻轻一碰,乳汁就像泉水一样涌出。如

果不是亲眼看见,我怎幺也不会相信世间真有这种催乳方法,更不会相信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黑人老流氓掌握这样

的淫邪手段。

这时,坐在沙发床上的黑人老流氓停止了对我妈妈的催乳按摩,把头扎到她丰满高耸的双乳中间,抱着我妈妈

的腰和屁股用力拱动下体。我妈妈不得不扭动屁股迎合他,充满汁液的乳房左右晃动着,奶花四溅。老流氓适时含

住我妈妈的奶头吮吸,使她不由得发出阵阵淫荡的呻吟「喔……哦……嗯……嗯……噢……」

女性乳房和生殖器的私秘地位,不是因为丈夫对它们的特权,而是这些女性器官在家族传宗接代里起的作用。

此时此刻,我妈妈身上的这三件无价之宝都在被野蛮的糟蹋——我妈妈柔软的乳房被抓在那个黑人老流氓手心里淫

亵的玩弄,餵养我的奶头连同周围的乳晕都被他含在嘴里吮吸舔舐;我妈妈成熟的阴户包夹着他丑陋狰狞的男性器

官,膣腔被他硕大的龟头粗暴的侵入,孕育我的子宫也已被他和其他几个黑人的精液玷污。用成语来形容,我妈妈

此时正露乳裸阴,被黑人老流氓玩弄于股掌之上。

黑人老流氓忽然停止了拱动,胯下的部位贴近我妈妈沾满黏液的丰满下体,乌黑污秽的生殖器跟我妈妈赤裸的

阴部紧紧结合在一起,丑陋的阴囊开始一下下收缩。就算我不说,各位看官也该知道,他在我妈妈体内射精了。与

此同时,他双手握住我妈妈的两只乳房,使奶头朝上,以同样的节奏用力挤压。两簇白亮的奶线象喷泉一样激射出

来,一直喷到天花板上。

八流着奶和蜜的成熟肉体

射精后的老流氓疲软的阳具从我妈妈体内滑出,心满意足的喘着气,不情愿的从正对窗户的沙发床上站起来,

为尚享用过我妈妈骚屄的两个黑人腾出位置。我妈妈如同被玩过的充气娃娃一样被他推到一边,她全身软绵绵的,

沉甸甸的双乳晃着,被注满精液的小腹已经鼓起来。她弯腰站着的时候,大腿还在不住颤抖,股间膣口的嫩肉深处,

一股白色的浓稠精液时隐时现。

剩下的两个黑人都是满脸横肉,带着蛤蟆镜,淫亵的表情掩不住一脸的杀气。他们一起上前搂住我妈妈的腰,

急不可耐的摸她的圆滚滚的屁股,捏她晃荡的乳房。我心里又想起刚才的他们突然对我发难,颇有些后怕,幸好我

妈妈的裸体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不然刚才可真要够我受的。不过他们也在旁边憋了半天了,别看我妈妈的乳房让

他们玩了一会,还被他们吸了奶水,其实是抱薪救火,只会让他们一会更加生猛。我一面庆幸有我妈妈的成熟性器

能让他们出火,一面又担心她饱受蹂躏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他们再次的野蛮糟蹋。

就在这时,我妈妈忽然犹犹豫豫的说,「小健……跟他们说……我……我……我想撒尿……能不能……放……

放开一下……就一下……」我连忙对站在一旁的罗伊乾爹说,「Sir , my ……my mom says she wants to use restroom

……Could you ……please take off her handcuff? Just ……just for one minute ……okay……please……

(先生,我……我妈说她要撒尿……您能不能……帮忙把她的手铐拿下来?就……就一下下……好吗……求您……)」

罗伊乾爹闻言满脸淫亵的笑,「Madafucka , tell your whore mom she can pee all she wants!(王八蛋,

告诉你的婊子妈妈,她可以想撒尿就撒尿!)」说着,过去把我妈妈两只手腕上的手铐打开。我妈妈还在活动被铐

得发僵的胳膊,罗伊乾爹对那两个黑人示意,他们两人突然一左一右夹住她,托着她的双腿把她整个身体抬了起来。

我妈妈两条白嫩大腿被抬到不能再高,双腿之间的角度也被扳得不能再大,全身的女性器官毕露无遗。先看她

的上半身:白皙袒露的胸部的垂着两只圆润丰满的乳房,乳房顶端隆出两枚厚厚的褐色乳晕,乳晕中央突起两颗暗

红色长长的奶头,奶头中央的凹陷处盈满白色的乳汁,仔细看可以发现,乳汁还在不停的往外渗。乳房下面是我妈

妈平坦的腹部,上面还残留着妊娠纹,因为紧张、害怕、羞耻、无助等种种情感和强烈的性刺激而随着呼吸快速起

伏。

再看我妈妈的下半身:隆起的小腹下方,我妈妈丰腴的阴部完全暴露,肿胀的大阴唇往两边分得不能再开,充

血肥厚的小阴唇象肉质花的花瓣,包围着中间一片嫣红的膣肉,肿胀充血的嫩肉从膣口里翻出,层层迭迭随着呼吸

微微张合,活象微风中的花蕊一般美艳,花蕊上还沾着白浊粘稠的「露珠」。我妈妈双腿间的这朵鲜花被众多黑人

精液浇灌以后出落得越加诱人了。

罗伊乾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袖珍相机,对着我妈妈的裸体咯嚓咯嚓的猛拍一气。他不但拍了两个黑人挟着她的

全景,我妈妈的全身,还有她上半身,下半身,甚至脸部、两只乳房、小腹和阴部的大特写。一时间只见闪光灯亮

个不停,我妈妈好像还没明白过来,两眼目光空洞迷离,脸上带着一副失神的表情都被拍了下来。

罗伊乾爹向那两个黑人点点头,他们把我妈妈抬到窗户旁边,拉开窗帘,让她叉开的双腿对着窗外。罗伊乾爹

对她说,「Bitch , now you can pee. (臭三八,现在你可以撒了。)」我妈妈虽然看起来胀得很难受,但她大

概从来没在男人面前小便,连我爸爸也不例外,更何况是在众人淫亵的目光下,在亲生儿子面前被两个黑人壮汉用

这种淫荡的姿势挟着,连路过的人都能看到她淫荡的模样。我妈妈涨红了脸,尿不出来。

罗伊乾爹二话不说,上去抽了我妈妈两个响亮的耳光。我妈妈的双颊顿时肿了起来,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但

她还是没尿出来。我想张口制止他打我妈妈,话到喉咙又嚥了回去。我知道我开口不但帮不了我妈妈,还会给自己

带来麻烦。我妈妈反正已经被罗伊乾爹他们轮姦,现在说什幺都晚了。儘管我妈妈是被迫跟这几个黑人发生性关系,

她实际已经成为黑人们的淫妇,反过来说,这些黑人算是我妈妈的姦夫,也就是我的乾爹。广义上讲,姦夫就是夫,

乾爹也是爹,我的黑乾爹们既然想怎幺糟蹋我妈妈就可以怎幺糟蹋,打她几下让她顺从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就不必

插手。

罗伊乾爹又一抬手,「啪,啪」两声,奶花四溅,原来我妈妈的两只乳房各挨了一下,她圆润的乳房上顿时留

下十个手指印。我妈妈眼眶里的泪水象断线珍珠一样落下,但他还是红着脸没有尿。

这下罗伊乾爹真的发火了,对我妈妈怒喝一声,「Fuck you bitch……(操你的臭三八……)」顺势右手手背

在她粘糊糊的阴部猛抽了一记。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没等罗伊乾爹回手再来一下,一股亮晶晶的尿液从我

妈妈屁股下面滴落下来。我妈妈屈辱的哭着,但她憋了很长时间,一旦失禁就再也收不住,尿液从她微微张开的尿

道口涌出,冲刷过她红肿的阴部,一直流到肛门附近的最低点,才汇成一股晶莹细长的尿流,竖直落到地板上。罗

伊乾爹连忙拿起相机,对準我妈妈的阴部拍她撒尿的特写,然后用手作出挤的动作示意挟着她的那两个黑人,他们

心领神会,各自握住我妈妈的一只乳房同时一挤,两簇白亮的奶线顿时从奶头顶端喷出,造成我妈妈身上的三处原

本隐秘的性感部位在同一时间流出液体,这罕见的情景自然也被罗伊乾爹抓拍下来。

等他们把我妈妈的尿把乾净,地上也多了一大滩黄黄的尿,好在铺的是放水的地砖。罗伊乾爹让他们把我妈妈

放下,重新把她两只手腕铐在窗框上,不过这次是背对着窗,面朝房间里面。一个戴蛤蟆镜的黑人把我妈妈推到墙

边,抬起她的双腿,把她的光屁股搁在靠背顶部。他自己则用膝盖跪站在沙发床上,裤子早已经鬆鬆垮垮吊在胯下,

上半身紧贴着我妈妈的裸体,粗黑的阳具正好处在她阴部的高度。我妈妈的阴部此时象荡妇那样门户敞开,随时準

备让阳具插入。那个黑人一边用黑乎乎的龟头摩擦我妈妈膣口粉红的嫩肉,一边用两只手粗暴的揉弄着她那两只胀

满奶水的乳房,「滋——滋——滋——」一股股白色的奶线喷在他黝黑结实的胸膛上。

戴蛤蟆镜的黑人一挺屁股,我妈妈微微哼了一声,龟头分开她的阴唇滑入她体内,随后两人的生殖器紧紧交合

在一起,黑色的阴囊贴着淡色的阴唇,对比相当鲜明。看着这些黑人壮汉插入我妈妈下体的动作毫不费力,越来越

轻车熟路,我心里微微有点不是滋味。这一点点不快很快就被阳具抽插阴户发出的「噗——噗——」的撞击声冲散。

我妈妈无力的靠在正在淫辱她的那个黑人姦夫身上,被抽插得直哼哼,一副由他摆布,任他玩弄的样子。那黑人乾

爹见我妈妈如此骚浪淫贱的模样更是淫兴大炽,前后抽送,一下下猛力撞击她的下体,弄得沙发床咯咯作响。

抽送了几百下后,那黑人乾爹忽然停住不动,看起来像在射精的样子,却不见他阴囊抖动。我正诧异他为什幺

射精前没有任何徵兆,只见他弯下腰,用力抓住我妈妈的一只乳房,把嘴凑到还在往外喷射乳汁的奶头上。他贪婪

的把嘴张成O 形,把奶头连同周围的乳晕整个含在嘴里,併拢的双唇有力的挤压加上吮吸,喉结上下滑动,传出吞

嚥液体的声音。我妈妈的乳房被他吮得砸砸作响。

五分钟后,那个黑人乾爹好像吸乾了第一只乳房,于是换到另一边乳房吮吸。被吸乾的那只乳房看起来确实小

了一些,但很快又充盈起来。我妈妈此时下体里还深深插着那个黑人乾爹的阳具,她脸颊绯红,垂着眼看着那人伏

在她胸上的肥脑袋,无奈无助的目光里忽然闪过一点点娇羞,彷彿新婚的妇人看自己丈夫的那种感觉。我不敢相信

自己的眼睛,揉眼再看,那一剎那的温柔已经逝去,我妈妈的眼睛又被迷茫痴罔的目光笼罩。

这时,那个黑人乾爹已经吸乾我妈妈的第二只乳房,满足的直起上身,把嘴凑到她嘴上。我妈妈开始扭头躲避

着,但被他抱住头,捏着她的腮帮子强迫她张开嘴,舌头硬伸到她嘴里. 我看得颇不以为然,觉得我妈妈的反抗没

有意义,尤其她的嘴既然已经被黑人姦夫的阴茎插入过。黑人乾爹抱住我妈妈的腰,胸部顶着她的双乳,一边强吻

着她,一边扭动着屁股,阳具在她下体里又开始抽送。渐渐的,他又把手伸到我妈妈胸部开始揉捏乳房。随着抽插

加快,他揉捏的力度也开始变大,我妈妈两颗奶头的顶端又开始挤出白色的乳汁。

回想我妈妈被吮吸奶头时的那一剎那温柔,我忽然心里一亮,想起一句话,意思大意就是,通往女人的心的捷

径是她的阴道。联想起生理课上学过的吮乳反射,女人奶头被吮吸会引起子宫的收缩。看来真正征服女人心的办法

是要三管齐下。首先,最主要的当然是要用阳具插入她的阴道,越粗越长越有效,佔满她的整个阴道,最好能顶到

子宫口。佔据了阴道,你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要吮吸她的奶头。可惜女人有两颗奶头,男人却只有一张嘴,

只好手口并用,手的效果比嘴无疑差了很多,这就是为什幺女人很少对一个男人死心塌地。这也是为什幺妈妈对儿

子都有一种说不情的暧昧感觉,因为儿子曾经吮吸她的奶头,给她带来仅次于阳具插入阴道的性兴奋。

总而言之,女人的心只属于佔据她性器或乳房的男性,无论这个男性是丈夫,儿子,还是强姦她的歹徒。她身

上的这些器官生来就是为了满足男性的需要,而她自己也从中获得肉体的满足,这就是女性的肉欲(lust)所繫.

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明白为什幺说「女生外向」,为什幺许多中年妇女对丈夫缺乏应有的温柔,为什幺串通姦夫

谋杀亲夫的案件层出不穷。原始人类的婚姻跟强姦的界限很模糊,正是凭着女性生理的神奇设计,人类才得以繁衍

至今。那些黑人乾爹对我妈妈所做的一切,包括用巨大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在里面抽送,抚摸揉搓她的乳房,舔舐

奶头和乳晕,吮吸她的乳汁,在她体内反覆射精等等,虽然表面上看都大大违背她本人的意愿,实际上却让她长期

以来不得不压抑的肉体欲望得到满足和释放。我越想越觉得我妈妈生来就是供男人糟蹋的骚货和贱屄。

再看我妈妈,此时已经被糟蹋得脸颊通红,奶水四溅,香汗淋漓,娇喘吁吁。戴蛤蟆镜的黑人乾爹毫无怜香惜

玉之心,继续猛力抽送,粗暴揉捏,一副辣手摧花的架势。我妈妈在他凌厉的进攻下招架不住,目光发直,头向后

仰,身体肌肉紧绷,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呻吟「唔——哦——噢——」,乳房和屁股上的肉不住的颤抖。那黑人乾

爹见状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洗手间里充满肉体撞击的声音。

如此高强度的激烈性交居然持续了十几分钟,到后来我妈妈渐渐气息微弱,闭着双眼,头无力的垂在黑人乾爹

的肩膀上。那个黑人乾爹终于停下来,喘着粗气,阴囊怯意的抖动着,想必是把积蓄多时的精液注入我妈妈体内。

我妈妈此时已经被姦污得昏了过去,直到那个黑人姦夫射精完毕,依然粗大的阳具从她体内退出,放下她的双腿,

她才慢慢醒转过来。

罗伊乾爹把我妈妈两只手腕上的手铐再次打开,让她的双手获得短暂的自由。另一个戴蛤蟆镜的黑人把她按在

沙发床上,抬高她的双腿,把她的两个手腕和两个脚踝分别铐在一起,这样她就只能一直保持双腿叉开、阴部暴露

的姿势。那个黑人庞大的身躯压上我妈妈的裸体,龟头一下就对準她的阴部插进她体内,然后一边粗暴的抽送一边

戏谑的挤压我妈妈的乳房,还张开嘴去接她奶头喷出的细长奶线。在场的几个黑人乾爹一片哄笑……

等到最后一个黑人乾爹从我妈妈赤裸的下体上抬起屁股,乌黑的龟头「噗」的一声从她红肿的阴部滑出,已经

过了12点,但几个黑人乾爹却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妈妈此时已经全身酥软,筋疲力尽,双手和双脚还分别铐在

一起,四肢朝着天花板,瘫在沙发床上,活像一只案板上的肥嫩白斩鸡。她两只沉甸甸的乳房被自身重量压成扁圆

状,两枚深色的乳晕依然厚厚的隆出乳房顶端,长长的奶头顶端还有乳汁渗出。她原本就丰腴的阴部肿得比刚才更

加厉害,会阴和沙发床之间的糊满白色粘稠的精液,阴毛上也沾满了,粉红的膣肉翻在外面,微张的膣口随着呼吸

开合,白浊的液体还在往外渗。

几个黑人乾爹轮流上了趟洗手间后又开始精神起来,罗伊乾爹把我妈妈身上的手铐打开,和托德乾爹两人把她

一丝不挂的扶起来,左右挟着她进了洗澡间,里面先是传来给浴缸放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放水声停止了,只能

听到水被人体搅动的声音,又渐渐的传出熟悉的肉体撞击声、男人怯意的喘息和女人娇弱的哼哼声。我有点坐不住

了。

在客厅里盯着我的一个戴蛤蟆镜的黑人乾爹看出我的躁动,对我眨眨眼,问道,「Want to watch ?(要看吗?)」

我点点头,他走过来,提起我的领子把我拎到开着的洗澡间门口,让我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只见托德乾爹赤条条的躺在充满泡沫的浴缸里,他的背舒服的靠在浴缸边缘专为靠背而设的斜坡上。我那一丝

不挂的妈妈面对托德乾爹跨骑在他身上,分开双腿,赤裸的阴部跟托德乾爹的男性器官结合在一起。托德乾爹双手

扶着我妈妈的腰和屁股,强迫她用力前后扭动,肉体的撞击声就是两人性器官的结合部发出来的。我妈妈雪白的屁

股紧压着托德乾爹乌黑的阴囊,阴囊四周被白色的泡沫包围,里面两颗硕大的睪丸随着我妈妈屁股扭动的节奏一抖

一抖。

我妈妈的双手按在托德乾爹头后面的浴缸边缘上,两只丰满的乳房正好垂在托德乾爹面前,随着她的动作前后

晃荡。托德乾爹的整个脸都埋在我妈妈的双乳之间。由于受到托德乾爹头颅的挤压,我妈妈的两颗奶头轮番喷出细

细的白色奶线,喷洒在浴缸边缘的墙壁和和地面上。与此同时,罗伊乾爹赤裸着全身,右脚踩在浴缸边缘跨站在我

妈妈前面,抓着她的头髮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胯下,黑蟒一般的阳具一大半插在我妈妈嘴里. 显然他对我妈妈前后扭

动的幅度还不够满意,因此不住的前后扭胯,在我妈妈嘴里用力抽送,丑陋的阴囊带着两颗结实睪丸的轮廓晃荡着

撞击她小巧的下颚。

那个年纪最大的黑人乾爹从卧室里找来CD机,把他的CD放进去,洗澡间里立刻响起黑人说唱乐那种荡人心魄的

低沉节奏,伴随着我从来没听过的淫秽唱词。他们还从厨房找来两个蜡烛,点着后索性把灯灭了,洗澡间里只剩下

蜡烛小小的火光在摇曳。这个小小的浴缸本来只能供一个人泡澡,我和我爸妈习惯洗淋浴,从来都没有用过,今天

它却被黑人乾爹们用来在烛光下享受与我妈妈的「鸳鸯浴」。蜡烛的火光把乾爹们高大的魔影投射在墙壁上,加上

充满肉欲诱惑的音乐,我妈妈柔弱的赤裸女性胴体被迫随着音乐节奏淫荡的摇曳。我的黑人乾爹们在这里找到了咨

意放纵兽欲的乐园,也把我们的公寓单元变成了我妈妈的轮姦地狱。

不知过了多久,托德乾爹才怯意的呻吟着在我妈妈体内射精。我妈妈的性器刚跟托德乾爹的阳具脱离接触,罗

伊乾爹立刻强迫她跪在浴缸里,撅起屁股,让他从背后插入她那还在往外涌着粘稠浓精的膣口。托德乾爹心满意足

的从浴缸里爬出来,那个年纪最大的黑人乾爹马上叉着腿坐到浴缸沿上,把我妈妈的头按在他胯下……

几个黑人姦夫的车轮大战使我妈妈连喘气的工夫都没有,她时而被叉开双腿仰着按在浴缸里抽插,时而蹲坐或

跨坐在黑人姦夫的胯上扭动身体,让黑蟒般的巨屌在她体内滑动,时而跪在浴缸里撅着屁股被前后夹击,时而站直

身体,把脚搁在浴缸边缘,阴部门户大开,任凭黑色的炮管插入她的女性生殖器深处,把一注注浓痰般的的白色粘

稠精液灌入她的体内。我妈妈的女人本钱也被黑人们充分利用,她成熟的性器和两只乳房在这过程中源源不断的分

泌出蜜汁和乳汁,被迫为侵入者保养枪炮、渲染气氛、增加情趣和提供迅速有效的补给。

就这样,五个黑人乾爹每人又都在浴缸里把我妈妈糟蹋了一次,轮番在她体内射精。等到全部结束,时间已经

是凌晨2 点。他们还是没有离开的样子,而是把我那几乎已经全身瘫软的妈妈从浴缸里架起来,要她给他们準备夜

宵。正所谓「食色性也」,说起来,性事后奉上夜宵,也算是妻子对丈夫的一种小小义务,让射精之后的丈夫能迅

速的补充体力。这五个黑人虽然是强行客串我妈妈的丈夫,这要求倒也不无道理,他们在享用了我妈妈的「色」难

免肚子会咕咕叫,她的奶水虽然好喝却不顶饱,为此提供一些食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幺一赖,他们好像是

準备在这里待到天亮了。

黑人姦夫们当然不会让我妈妈穿衣服,她支撑着剧烈性交后无力的身体挪到厨房里,冰箱里正好有一大盆酱烧

鸡腿。那段时间里,为了节省开支,鸡腿是我们的主要肉类来源。我妈妈煮了一些麵条,用鸡翅和酱汁浇在上面,

五分钟就準备妥当,倒也香气四溢。罗伊乾爹不知道什幺时候到外面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半打啤酒,分给其

他几个黑人。他们五个挤在小小的餐桌四周,看着我那一丝不挂的妈妈用一个大托盘把五碗酱鸡腿面端到他们面前,

他们一边喝啤酒一边狼吞虎嚥起来,不一会就来了个碗底朝天。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这话一点不假。五个黑人乾爹胃里刚刚充实起来,就开始变着法玩弄我妈妈,先是用两个

啤酒瓶口套住她的两颗奶头,挤压她的乳房尤其是隆起的乳晕四周。我妈妈白花花的乳汁随即喷到啤酒瓶里,瓶里

的啤酒掺了人奶以后很快变得浑浊了。他们每个人都如法炮製,往自己的啤酒瓶里挤了许多我妈妈的奶,津津有味

的喝着掺了人奶的啤酒。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那个年纪最大的会催乳按摩的黑人乾爹老流氓叫弗朗克(Frank ),

那两个戴蛤蟆镜的黑人乾爹是兄弟俩,一个叫鲍勃(Bob ),一个叫丹(Dan )。

更绝的还在后面。罗伊乾爹让鲍勃乾爹和丹乾爹两个挟着我妈妈把她的身体抬起来,叉开她的双腿让她的阴部

充分暴露,摆出前面拍照时那种淫荡的姿势。我妈妈此时已经放弃反抗和挣扎,完全任凭他们摆布。托德乾爹从冰

箱的冷冻室找出一包还没有解冻的鸡腿,挑出中间最粗的一个,两根手指握着细的那头,用粗的那头轻轻摩擦我妈

妈红肿的膣口。冻得硬邦邦的鸡腿一遇到女性性器温暖潮湿的嫩肉就粘上了,托德乾爹就把鸡腿硬是抽回,直到粘

在鸡腿上的屄肉与鸡腿分离,然后再来。我妈妈被冻得全身战慄,发出一下下无助的哀号,「OHHHHHHHH ——Please

…… please stop…… OHHHHHHHHHH……(噢——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噢……)」托德乾爹淫亵的继续他的

动作,一边说,「Let me feed you a chicken leg too ……(我来餵你吃鸡腿吧……)」

十母亲的轮姦地狱

渐渐的,冻鸡腿接触到我妈妈的屄肉时不那幺粘了,托德乾爹把鸡腿粗的那头对準她的膣口,慢慢的插了进去,

直到整根鸡腿被她的下体吞没,才开始回抽。然后托德乾爹就用冻鸡腿在我妈妈阴道里来回抽插,虽然她惨呼连声,

声泪俱下的哀求他停止,他也不为所动。冻鸡腿从我妈妈膣腔里抽出时表层已经化冻变软,上面沾了许多白色的粘

稠液体和鲜红的血丝。

闹过一阵以后,五个黑人乾爹挟着我妈妈进了卧室。我依然手脚被绑,坐在客厅过道上动弹不得,什幺也看不

见,再也没人来理我,只听卧室里的床咯吱咯吱摇动。很显然,那些黑人乾爹们现在吃了夜宵后又恢复了战斗力,

正在我爸妈的床上再次享用我妈妈的肉体。像一个柔顺的妻子对待丈夫一样,我妈妈先是在客厅的沙发床上让黑人

姦夫们热热身,服侍他们在洗澡间里洗「鸳鸯浴」消除疲劳,然后奉上夜宵和小小的娱乐,在这之后的节目理所当

然应该是在卧室的床上进行的,黑人乾爹们轮流跟我妈妈行周公之礼。所有这些虽然都可以说是我妈妈被强迫的,

但也无疑是她自找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虽然我爸妈房间里的CD机一直在播放说唱乐,也掩盖不住黑人乾爹们的嘻笑声、我妈妈的呻

吟声、抽插时的喘息和肉体撞击声,这些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直到五点钟多天濛濛亮了才逐渐安静下来。到

了八点半,五个黑人乾爹才带着满足的疲倦赤条条的从房间里出来,晃荡着疲软的阴茎和瘪踏踏的阴囊,有的龟头

上还在往下滴精液。他们在客厅里穿好各自的衣服离开,罗伊乾爹临走时把我手脚上捆的胶带去掉,对我说,「Listen,

madafucka , tell your old lady we』ll e back tonight. She better be home……(听着,王八蛋,告诉

你老母我们晚上会再来。她最好在家等着……)」

等黑人乾爹们全都走了以后,我进到房间里,看到我妈妈象玩过的人偶一样被一丝不挂的丢在床上,已经昏睡

过去。她的样子看起来狼狈不堪,乳房上到处都是牙印,左边奶头还被咬破了,小腹鼓得像球一样,阴户肿得老高,

膣口粉红的肉往外翻着。我找来热毛巾给她擦身体的时候,我妈妈才醒转过来,但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气力,

什幺话也说不出只是不停流泪。我轻轻抚摸着我妈妈的背安慰她,让她平静下来,好好休息。

给我妈妈擦洗完身体,我端来水让她把口漱漱乾净,因为她前面给好几个黑人姦夫口交。接着我把乾净内裤和

睡裙给我妈妈穿上。我妈妈的阴部虽然好像擦洗乾净了,但浓痰似的粘稠液体还是不断从里面渗出来。我只好替她

找出卫生巾来给她垫上。一切收拾停当,我把我妈妈抱到床上让她睡下,给餐馆的老板张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

妈妈病了,需要在家卧床休息。

都安排完毕,我才在沙发床上小憩了一会,吃了点东西,已经快11点了。我匆匆忙忙到餐馆送外卖。下午两点

多,有个电话打到餐馆里来,说找Ms. Yang(杨女士,也就是我妈妈),张伯让我接,我想也没想就随口告诉电话

里的人说她今天没来,他道了声谢就挂了。回味刚才那个电话,里面说话的男子明显带着黑人口音,想到我妈妈一

个人在公寓里,而昨天罗伊乾爹他们是用钥匙开的门,显然他们有我们公寓的钥匙。这里面让我嗅到一丝不寻常的

气息。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恰巧去送外卖路过我们的公寓,发现楼下停着一辆我不认识的大笨车,好像就是昨天晚上

的那辆。我们的公寓是学院补贴的廉价住房,里面的租户大多数是我们这样的外国留学生家庭,有车的人不多,平

时也很少人来人往,因此陌生的车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因为是白天,我看得更清楚,那是一辆83年的别克车,车上

的漆都剥落了,以至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车身宽大笨重,伤痕纍纍,最严重的是右边的后车门,整个被撞得瘪进去

一块。这种车我们这里的外国留学生很少开,倒是常常在路上看到黑人开着,从车里传出震山响的黑人说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