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生活

2019-08-14 01:12:43

那天,我与几个朋友在家里看ESPN放映的美式足球季赛。因为家里最近才装了大萤幕的电视,朋友想来这

边好好享受一下。

他们大约在12:30左右来的,带着啤酒和一些点心。因为我提供了这大电视,他们最少也该有些表示。

他们也拿些冰淇淋什麽的东西给我老婆——小真,然后大伙就坐在电视的前面观赏。

这时阿璋微笑着看着老婆且说:「小豪,希奇你这麽丑的家伙为啥会娶到这麽漂亮的老婆?」「大概是我有致

命的吸引力吧……」我答道。

「放屁,」阿璋说:「我看二哥才有致命的吸引力吧,你……」我笑了笑:「或许吧。」小真羞怯的笑脸使我

们的谈话中止,我可以形容一下我的老婆。

她差不多160公分高,并且在我眼中是少见的古典型美女。她的小动作有时会像男孩一般,不过,她的身体

却完完全全是个女人。

她有一头长发及深邃的黑眼珠。到现在为止她还不肯透露她的三围,不过,照我来看,应该是35D.23。3

5吧。最少,上围是不会错的,因为她胸罩的标签写得很清楚。那稚嫩的脸看来比她实际的二十六岁还年轻五丶六

岁。

我是说,有时她简直像个刚成熟的大女孩。

小真以前看过我的朋友几次,但是不很熟。就因为这样,让她刚见到他们时总有几分害羞。不过,在第一个Q

uarter打完时,她就像个朋友般的轻易亲近了。

我其实并不惊奇他们注视小真跟看电视的时间差不多,这也是由于小真的跑进跑出地拿饮料与点心,虽然她也

蛮喜欢看美式足球,这也是我影响她的。有时候她对美式足球甚至比我懂得还多——我蛮喜欢听她跟二哥他们争论

球员的调度或巨人的队员怎样怎样。

在前半场打完时,我的朋友变得愈来愈吵,他们也喝不少啤酒了,我想。往后看去,他们狼吞虎咽以便可以让

小真拿得更多,所有的眼睛都跟随着小真蹦蹦跳跳进厨房的身影。因为她下身着短裙,上身穿了件贴身的衣服,把

她的身材展现无遗。

事实上,上衣的领口太低了,所以微微露出乳沟,而裙子其实也贴不住她丰满的小屁股。

她总是才刚坐下又得起身,我注重到她的身体有些易于平常的颤抖。显然她也喝了不少啤酒。她也清楚这些家

伙一直在观赏着她,不过并不在乎就是。我挺了解她的,有时她就是会卖弄一点点风情,也无伤大雅嘛。

小真坐下来继续和二哥讨论巨人队,不过几分钟后便停止了。后来小真打破沉默地问二哥:「你为什麽叫二哥,

有什麽非凡的含意吗?」二哥没说什麽,而我们却在一旁偷笑。

小真又问:「什麽事这麽有趣?」二哥说:「你不会想知道的,小真。」她怀疑地看着我们,用那种很天真的

声音问:「我当然想知道啊!」我们笑得更大声了。

小真的表情有点变了,似乎有些嗔怒的样子。她说:「我不欣赏你们这样对待我的方式,为什麽你们不肯告诉

我二哥到底是什麽意思?」我说:「你真的想知道?」小真点点头。

「确定?」我又问了一次。

小真大声地说:「没错!」于是我要二哥自己同她说。

二哥开口了:「那是他们说我的小弟弟很长的意思。」小真听到脸都红了,「噢……」她答道。

大伙都笑着看着她。

停了一会儿,她迟疑地说:「有多长呢?」二哥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你是说现在让你看?」小真嘶哑地说

:「我是说它最长的时候有多长?」二哥骄傲地回答:「差不多二十公分左右吧!」小真摇摇头,不相信地说:「

怎麽可能?」二哥显然有些被激怒了:「你要我证实给你看?」令我吃惊的是,小真竟然说:「我想看看!」我想,

小真还没看过其他男人的裸体吧。我们从十五岁就开始约会了,而且在结婚的时候两人都还是处子之身。

二哥毫不迟疑地就脱下他的短裤,然后把子弹内裤拉到膝盖,他的宝贝藏在他的两腿之间。他现在的长度应该

有十二公分吧。

小真起身想看清楚一点,她的确被他的尺寸吓到了,不过却力图镇静。她笑说:「这样看起来没有二十公分吧?」

二哥大声地回她:「当然,因为现在没有硬起来!」小真:「那我该要相信你罗!」二哥生气地说:「你不会过来

把它打一打,马上就会有二十公分了。」二哥朝我看了一眼后,才平静地说:「小豪,不好意思,我忘了我在跟谁

说话……」「没关系,二哥,她是问你最长多少而不是现在有多长。」我说。

小真投过来一个徵询的眼光,我知道她想知道二哥到底有多长,不过她不想帮他打手枪。

「有没有什麽方法可以让你变硬,但是,我不用碰到它……」小真问。

二哥想了想:「嗯,假如小豪和你都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跳点艳舞或者什麽的……」小真看看我的反应,我耸

耸肩没说什麽,要她自己决定。我让她自己决定的意思是,我喜欢看她性感的身体,而且我也不会太在意其他的男

人看到。

我暗暗地希望她能够跳个艳舞,不过又希望她羞怯的本性会拒绝这个要求。

小真回头看看二哥和他的小弟弟,又朝我看了一看,我们都屏神地看她会怎麽做。忽然,她跳了起来,匆匆地

进了房间。我想,这个让她太窘迫了吧。

当我听见音乐时,我预备进房间去看看她到底怎样。

小真出来时,手里拿着手提式音响,正放着迈可杰克森的「穿着高跟鞋的宝贝在……」我注重到她并不是光着

脚丫子,而是四寸高的红色高跟鞋。她把音响放在咖啡台上后就绕着二哥和他的宝贝走来走去,她微微发红的脸上

出现了一种媚态。

在她轻摇着臀部的同时眼睛也没离开过二哥的宝贝,并且,在她俯身向前时也把胸前的两颗球交互摇摆。她的

手放在屁股上,还不时地把腰前挺,似乎正在^ 做**一般。

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子跳舞,她也没在我面前表演过,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

二哥的宝贝由于小真的表演而受了刺激,现在他不在是软的了,不过,还没有二十公分那麽长。

当歌曲结束时小真又仔细地看了看二哥的宝贝:「它似乎还不够硬吧……」她噘着嘴:「我这样跳对不对嘛?」

大家不禁异口同声地说:「对对对……」她又开口了:「那为什麽它现在不会硬硬的?」二哥有些迟疑地回答:「

你跳得很棒,小真。不过……我大概需要一些更吸引人的东西……」小真在问话时一直看着我:「你是说要我跳脱

衣舞?」二哥有些抱歉地看着我:「嗯……那就是我心里想的东西。」我可以从小真的眼中知道她显然很为难,显

然她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服自己,不过还不确定真的要在几个男人的面前把衣服脱掉。

她看着我向我求救,而我仅是看了看她就点点头。她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微笑,我才知道她真的是愿意在我的

朋友面前表演脱衣舞。

小真跳着走向音响,重新播放音乐,并且把那首歌设成重复播放。我猜她大概是觉得这样才能真的让二哥的宝

贝翘起来。

她又开始像刚才那般地跳,再加上一些挑逗性的动作。过了几分钟后,她双手交叉抓住上衣的底部往上卷起,

轻轻地扫过她的乳房然后再穿过秀发。

她穿了件丝质的红色胸罩,不过小得罩不住,乳房似乎就要跳出来一般。然后小真钩住她短裤的腰带再把它们

摆脱。现在,她下身仅剩一件贴身的半透明三角裤里藏着整洁的阴毛,被几条细吊带支撑着。那些吊带紧紧地扎进

她的臀部里面,整个屁股都裸露出来了。当她弯腰挺出她的乳房时,两片屁股大大地分开,清楚地显现出被吊带一

分为二她的的后庭。

小真又继续跳舞,这些男人显然很想看她脱掉全部,但是她显得有些迟疑。

她看着我的反应,我再一次地点头后,她给了我一个飞吻。她把手伸到背后,在要解开胸罩时就停止了,显然

她因为接下来的动作而双颊绯红。

我想,她应该会停下来才对。而这些男人很想她再继续,便一再地赞美她漂亮而性感的身体。她微笑着重拾自

信,而所有的这些动作在二哥的宝贝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当小真看着它时,便一心想要让它壮硕起来。

小真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再把胸罩解下。当胸罩的细带跳开时,小真握住杯罩,慢慢地摇着臀部再转身面对我

们。此时她的害羞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欲念。她挺起乳房,挤压着两颗肉球,缓缓地把杯罩往下拉,露出那两

颗坚挺的乳尖,她继续摇摆身体,整个乳房似乎要跳起来一般。

小真注重到二哥躺在小腹上的宝贝有些抖动,似乎还没有很硬……于是,她继续拿拇指勾住小内裤的细带,用

小阜前面的那片布摩擦阴唇。这个时候,那些柔软的细毛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她转过身,弯腰把丝质的小裤裤褪至脚踝,把整个阴户及菊门暴露在大家面前。为了强调视觉,她还把大腿张

开,使阴户的开口一览无遗。很明显的她现在相当的湿了,由她脚下小裤裤的透明度可以看出来!

我从来没想过,我天真漂亮的老婆会在朋友的面前赤身裸体地做这种表演,她真的已经完全被欲火沉没了。

小真把视线回到二哥的宝贝上面,它还是垂在小腹上面,不过,是变长了。

她用那种带着挫折的声音问道:「我倒底要怎样才能让它变硬嘛?」……我们都很清楚问题的答案,重点是…

…小真清楚吗?

她继续扭动身体,不过脸上有些犹豫,还望向我好几次,但我只顾着欣赏她性感的舞姿。

慢慢地,小真的身体往二哥挪了过去,轻轻地用膝盖及脚趾抚触他的胯部,还不时碰触他异于常人的小球。她

温柔摩擦的效果是二哥的宝贝跳动了几下,但它还是没有完全硬起来!

小真无奈地朝我望了望,我只能耸耸肩。但是她的无奈似乎有了新的决定,她一边看着我,一边屈膝蹲下,我

蓦然发觉,小真愿意做任何事来让二哥完全勃起。

她继续看着我的反应,边用右手抓住二哥的宝贝轻轻地揉。我可以看到小真眼中火热的激情!她要看我是否敢

叫她停止下一步的动作!

对我来说,我真的很想叫她停止这些撩人激情的举动。另一方面,我又发觉自己很想看到二哥胯下的巨兽充塞

在她的口中,让她口交。

我眼里的犹豫和些许兴奋给了小真行动的决心吧,毫无预警的,她把二哥宝贝的前端导引入自己柔软的小嘴中,

张口便含了进去……小真上上下下舔了好几回,并且澄彻的黑眼珠也一直望着我。

她前所未有的动作使我震撼!我极为吃惊地看着她,我亲爱温柔的小真正在用她粉红的小舌绕着那巨大的男根,

彷若那是可口的冰棒。她急切地想使它变得更为巨大,而且,她也真的做到了!

一种希奇的感觉袭向我,让我不想停止她口中的动作。一下子,小真的视线离开我,转而落在二哥的脸上。

我不觉得我真的答应小真这麽做,我自己也是很兴奋了吧!相对的,二哥也很惊奇这个长发美女竟然会吸吮他

的宝贝?!当她边舔边吸他的龟头前缘时,他简直被他漂亮的眼睛给攫住了……在我看来,二哥的宝贝确实比小真

的蜂腰粗,而且,可能比她的小臂还长。

其实,小真所能做的也只有把二哥宝贝的前端勉强放进口中,鼓胀的小嘴在含住男根时显得吞咽有些困难。在

张开嘴来不及喘口气的同时,又急急地舔那肉柱,*** 地看着二哥。

这真是出最荒淫的色情秀!

二哥现在可是完全坚硬了,当然,我们所有的人也一样!我愈来愈不清楚自己在期待什麽,接下来会发生的是

……?

二哥其实已经向小真证实他的宝贝真如他所说的长度,小真也可以停了,不过……看起来小真一点也不想停止

她的动作!

假如我说我很惊奇我的小真对二哥吹喇叭,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没法形容了:

在给二哥宝贝一阵香舌的服务之后,小真慢慢地爬到二哥的身上,用她坚挺的乳尖拂过二哥的大腿丶宝贝丶小

腹丶再到胸前。她吻上他的唇,还把小舌深入二哥的口中。

我真的是看呆了……没有注重到小真已经把她的阴户对准二哥坚硬狰狞的巨根,缓缓地沉下身体,碰触龟头的

前缘。

我好一下子才被阿璋的声音叫醒:「看来她真的要干上他了……」我还是没有叫停……整个人完全溶入在这个

淫邪的场景里面,更且,这还是在我家的客厅哩!

二哥的宝贝实在太大了,只能伸5公分进入小真甜美的体内。她已经试着让整个巨兽进去,轻轻地扭动臀部却

没什麽效果。最后,她中止他们之间的深吻,让身体伸直,把整个人的重量放在宝贝上面。慢慢地,二哥的宝贝逐

渐被吞噬进去。

这时候,她呻吟得好大声,用我从没听过的声音,似乎每进去一公分便能使她震颤丶痉挛。

闭着眼睛,她逐渐把身体沉向二哥,可爱的阴户大大地张开到有些变形,似乎整个肉柱都不见了。当二哥拿宝

贝刺向她时,他的大腿紧紧地贴住她的两股,小真的骨盆似乎要被捣碎一般,菊门就也隐没在二哥的身体中!

毫无疑问的,小真在这次的经验里体会到了好几次高潮。但是,我们都每次看着小真的臀部落下到那20公分

的巨大阳具上时,都担心她漂亮的阴户会被弄坏……她的阴户夹住巨兽不断地起落,而小真的臀部上挺时,露出的

男根在闪闪发亮。但是,龟头似乎要跳出来的时候,小真又重重地坐下。

显然现在有更多的润滑液了,每次上下的时间似乎愈来愈短。他们陷入了疯狂的交欢之中,小真一次又一次地

把二哥的宝贝往身体内多扎进几分。最后,露在小真花唇外的阳具只剩两三公分了!

忽然间,我想到小真似乎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不知道小真是否戴上了她的乐普。我可以确定小真不曾与我

之外的男人有过性关系,更不要说在看球赛的同时便激情到与男人交欢。

但是这时,我的理智告诉我:她可能会怀孕……而且还是二哥的小孩!

我甚至可以想像小真和我对爸妈解释我们小baby肤色的情景,因为二哥有原住民的血统,而且皮肤黝黑。

我本来想问小真避孕套的事,但是没办法。我发现,自己根本不想让这场充满色欲的表演暂停,所以,我的担

心也渐渐黯淡下来。慢慢审阅自己的心态,思想中的黑暗面似乎希望小真完全没做任何的避孕措施,因为,这样会

让我有种危险的感觉:

从刚才到现在,小真已经打破了许多禁忌与及社会的规范——公开地赤身裸体丶与人通奸,为什麽不乾脆再加

进一点危险——丧失自尊与名誉的危险?假如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小孩,这种种,不就是一个女人淫荡的极致表现吗?!

这种感觉渗进我的体内,让我沉溺。我要看看我天真无邪的老婆做出最放荡的事,如同人尽可夫的婊子一般!

……当二哥与小真交欢的同时,他抓住她细瘦的裸腰不停地上下推拉,愈来愈粗暴地让小真撞向他的巨根。而

柔弱的小真只能靠双手抓住椅背以平衡身体,同时,浑圆的肉球也在二哥的脸上晃荡,这给了二哥狠狠咬住乳头吸

吮的机会。

他朝粉红色的乳晕攻击,再间杂用牙齿啃噬丶拉扯乳尖。

小真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照我的观察,她在这种女上男下的体位中最少有过四次高潮吧!

二哥静静放慢撞击速度,同时还说:「让我们换个背后的姿势好不好?」于是,小真慢慢地让二哥的宝贝退出

体内,似乎还舍不得它离开似的,动作缓慢地享受摩擦的馀温。然后,二哥起身,而小真把胸部靠在椅背上,轻轻

摇摆臀部等待二哥宝贝的插入。很快地,二哥的阳具又深埋在小真的阴户之中,引起小真再度呻吟。

似乎这种方式更为直接,因为二哥能完全地掌控动作,用疯狂的速度向小真撞击,让小真发出交杂喘气与呻吟

的声音。

由于二哥的手指不停抚摩她的菊门,最后还拿拇指插了进去,由小真脸上的表情显示出,高潮又再度朝她袭来

……我真的很惊奇!小真从不让我碰那个地方!她老是说那样有点脏,而且,菊门也不是^ 做**该时该去碰触的地

方,所以,我根本没法说服她。但现在,她却因二哥手指的插入而变得极度兴奋!

今天确实发生许多新奇的事:小真不仅和我的朋友^ 做**,还让20公分的阳具深深地插入体内,小真真是愈

来愈迷人了!我亲爱的老婆小真,从未令我感受到她^ 做**时有如此的魔力。

二哥持续用手指玩弄着小真的菊门,他用两只手指沾了沾由小真阴户中流出的润滑液,接着再用这两只湿滑粗

大的手指,插入小真的菊门……「你觉得如何?宝贝?」二哥问道。

「太…太棒……太棒了……」小真用急促的呼吸衬着她的答案,回答二哥。

「你喜欢我的手指插入你的肛门吗?」二哥继续追问。

小真呻吟道:「我……太喜……欢了……」「那麽……你要我插你的肛门吗?」二哥又问。

听到这句话的小真,张开了她原本紧闭的双眼,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我看到她的眼中尽是欲望……「……要

……我……我要……快……快给我……插进来……」小真以近乎哀求的语气回答。

我实在太震动了!我果然看着二哥拔出他巨大的阴茎,缓缓插向小真的那已经被他两只手指玩弄过而张开的肛

门,当二哥的肉棒进入小真的后门时,小真开始大叫,究竟那还是从未开发过的处女地。

二哥开始慢慢的抽插小真的肛门,但是不久后,二哥肉棒上那些小真的爱液开始发挥了作用,于是二哥的抽插

速度开始加快。很快地,二哥干小真屁眼的速度,正如之前他干小真的阴户一样快,而每一次二哥的插入,都使得

小真尖声大叫。

此时我忽然发现,我的另二个朋友——阿璋与阿宝,已经掏出了他们挺立已久的家伙,并且就站在小真靠着的

椅子旁。

小真看到这两只肉棒时并未吃惊,虽然此时二哥还猛烈的干着她的屁眼,但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将眼

前的其中一支肉棒塞进嘴去,接着像婴儿般地吸吮。在一支阴茎吸吮过一阵后,她又马上换了一支再吮,完全公平

的对待眼前的所有阴茎。

过了不久,阿璋似乎反抗不住这般刺激,在小真吸吮他的肉棒时,他狠狠的抓着小真的头,将阴茎整根送入小

真的嘴中,抵住小真的喉咙。接着,由小真嘴角溢出的白色黏液,我知道阿璋已经射精在小真的嘴中了,而且小真

将阿璋的精液全吞了进去。这又让我大为吃惊,因为小真从来也不同意我射精在她嘴里,更何况吞下精液?

小真用舌头仔细舔乾净阿璋阴茎上的所有精液,并将它们全数吞入肚中,接着又转过头去,将阿宝的肉棒含入

口中,尽情的吸吮。在小真的激烈吸吮下,阿宝很快的就喷了点精液在小真的脸上,小真很快地将嘴移了过去,含

着阿宝的龟头,以便等着阿宝精液全部射出。

几乎是在小真的嘴唇接触到阿宝龟头的同时,阿宝射精了,除了一小部份黏在小真的脸上外,其它的精液都完

全射进小真的嘴里,小真毫不犹豫的将口中的精液全吞了下去,还用手指将脸上残留的精液也刮入嘴中,一起吞了

下去。

二哥看到这个情况,暂时停止继续搞小真的屁眼,接着说道:「我懂了,你喜欢这样!」「我还有很多东西给

你吃呢!」二哥又补充道。

二哥说完,将那巨大的阴茎从小真的肛门中拔了出来,而小真也马上转过了身,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停留,

小真一把抓住二哥的肉棒,将自己的小嘴送了上去,我们都注楚的看到,二哥的精液喷入小真的嘴中。二哥每打一

次冷颤,就有更多的精液由他的龟头喷出,而小真也将这所有的精液吞进口中。

在二哥连打了五次冷颤后,射精停止了,小真开始仔细的舔着那支刚刚还插在她屁眼里的阴茎,真是*** 极了。

我一直在想着,为什麽小真肯为我的朋友们做这麽下流的事?她第一次尝我的精液,是在结婚的那一夜,之后

她警告我,不可以再射精在她的嘴中。但是今天她居然将所有人的精液都喝了下去?

她之前一直拒绝我肛交的要求,但是,现在她居然把刚从她屁眼中才拔出来的阴茎,上面所有的残渣丶液体,

都舔得乾乾净净?

在她用舌头清理乾净了二哥的大肉棒后,小真张开她那明亮澄彻的大眼,问道:「还有谁要来干我的?」我们

在场所有的人听到这句话,又向她围去,开始下一场战斗。

整个下午,我们玩遍她身上所有可以插入阴茎的洞,我想,她最喜欢的是:

二哥插她的阴户丶阿宝干她的肛门丶而她吸吮我和阿璋的阴茎。

更令人惊奇的是,每次有人射精,她总是将精液完全饮尽,并且用舌头仔细的舔我们的阴茎丶睾丸,帮我们清

理乾净,最后还将舌头插入我们的屁眼中。

最后,我问小真,她为什麽会忽然变得如此淫荡

她停了一会儿,然后答道:「我不知道,也许是二哥让我有这种快感所造成的吧!」这是重点,我接着问:「

那我呢?难道我不曾给你这种快感?」小真马上回答:「亲爱的,很抱歉,你没有二十公分的大肉棒。」这就是原

因了:我的老婆喜欢大阳具。

小真答应我们,以后每个礼拜天都要来这麽一次。整个球季下来,她一共被十五个不同的男人搞过,其中有一

些还是她在街上碰到的生疏人。两个星期前,她还同时和八个人一起上床,她还学会了口交的最高技巧「深喉咙」。

事实上,像二哥这种二十多公分的大阳具,她己经可以毫不困难的全部含入口中了。

小真打算开始接客,当做她的副业,但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喔,对了!小真那天其实是带着避孕套的,不过,我想不通的是,她怎麽会知道那天下午会发生什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