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保镖

2019-06-23 17:09:28

刘裕第一次见到陈烨的时候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还是一年前,商都各大报纸都刊登了一篇以《女出纳身手不凡,勇擒持刀殚歹徒》的文章,说的是时任明星集团东关分公司出纳员的陈烨,在同另一名出纳去银行提工资款的时候被抢劫,身怀绝技的陈烨赤手空拳,独斗两名持刀歹徒,最终将两人全部擒获。

公司出了这幺一位人物,作为公司董事长的刘裕当然要亲自出面表彰,于是,陈烨便被请到了他的办公室。

陈烨那天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套裙,脚上是黑色的高跟皮鞋。虽然衣服的质地很一般,款式也很传统,但天生丽质的她,却仍然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她的皮肤很白嫩,鸭蛋形的脸,直直的鼻樑,弯弯的眼睛。她的个子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算不上高,但十分苗条。也许是因为经常锻练的缘故,她的身体不像一般功条女孩子那样瘦弱,活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刘裕没好意思盯着她看,但两只眼睛却不由自主地从她那两条圆润修的小腿和一双玉足上溜,好在那里也不是什幺要紧的部位,否则,搞不好要让人家感到很不自在呢。

代表总公司给陈烨发了奖金,又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鼓励的话,然后请她坐下,慢慢地拉一拉家常。董事长嘛,要关心职工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你能赤手空拳独斗两个歹徒,武功一定不凡,是从哪儿学的?空手道?殆拳道?」

「都不是,我家是祖传的功夫,从小跟爸爸学的,一直没丢下过。」

「难怪。怎幺不参加过比赛?」

「小学参加过一次我们市的比赛,得了女子长拳和剑术冠军,后来我爸爸说,练武练得再好,最多也就是当当教练、拍拍武打片儿,没什幺出息,不如上大学,所以就没叫我再参加比赛。」

「我说你的档案上怎幺没提你会武这件事呢。练武辛苦吧?」

「那当然,一天都不能停,一放下手就生。」

「哦。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从女子学院毕业的,学的是高级文秘专业,怎幺没有当秘书呢?」

「我也不知道,我在从前那几个公司都是当总经理秘书。」

「挣得多吗?」

「一开始几家都是小公司,没什幺实力,收入一般般,但我觉得没什幺发展前途,于是就辞了。最后那家收入高得多,公司也大。」

「那为什幺不干了。」

「那个总经理需要的不是秘书。」

「我明白了。」那个家伙要的一定是情妇:「所以你就到我们分公司来当出纳?」

「本来我也是被刘经理聘来当经理秘书的,可干了一个月,分公司人事部的杨部长就来找我,说财务部需要一个出纳,收入要比秘书高一倍。她叫我自己选择,要幺去财务部,要幺就走人,我一想,当什幺还不都一样,只要挣得多就行了,再说,我们文秘专业的财会也是必修课,所以就去了。」

「原来是这样。」刘裕明白了。分公司那个刘勘是个出了名的老猪哥,而他们人事部的那个杨洁是刘勘老婆的同学,自然不放心这样一个美人儿守在朋友丈夫的身边喽。

「不过,你当出纳实在是太委屈了。如果调你到总公司来,你愿不愿意干?」

「到总公司?要我干什幺?」

「总公司办公室正需要一个副主任。」

「副主任?」

「其实主要的工作都是与文秘有关的,下面带五、六个秘书,你是文秘专业的,又有实践经验,我看你能行,收入当然会比现在高。但我不能作更多的保证,干与不干,干得了干不了还在你自己,你好好考虑考虑。」

「既然董事长信任我,我相信我一定能干好!」

「好!我给你写个条儿,等下你就去总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

「是!董事长,我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

「嗯。不过,以后别您啊您的,我比您大不了多少。」

陈烨就这样来到了总公司。

她是个能干的女孩儿,虽然女秘书们对她因为一次突发事件而获得如此快速的升职感到嫉妒,但经过两个来月的共事,她们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她的能力。

不久,陈烨便又改任公关部经理。

陈烨在总公司当副主任的时候,她的办公桌就在去董事长办公室的必经之路上,所以每天刘裕都要从她的身边经过。

陈烨发现董事长刘裕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总是匆匆来匆匆去,除了在办公室里和霭地回应员工们的问候外,几乎很少停下来同谁说话,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也总是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但她的第六感观告诉她,董事长其实一直都在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刘裕是个年近四旬的人,白净的面皮,文质彬彬,除了没有眼镜,从哪儿看都像是个作学问的人,而根本不像是本市最有实力的大老闆。